忍者ブログ ByebyeKitty 随笔 cherry
夢はつまり、想い出のあとさき......
Admin / Write / Res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10本的后记中老师写到“花降楼系列仍将持续下去!接下来可能会写关于鹰村的故事吧(笑)。要谢谢替鹰村争取主角的读者们。请大家继续支持本系列喔!再见了!”

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 ;∀;) …从远近桑役这一角色开始就一直好期待!老师请不要让读者失望请一定要给这个看不出年龄变化的妖精麻麻桑幸福!!!远近桑从你跳下这滩浑水的时候起就应该知道逃不掉的噢!绝对!

第8本的drama的FT里远近桑就有说过:“前段时间碰到成田的时候,这个系列还在做吗?有在做吗?楼主有出现吗?有出现吗?在我耳边问。果然还是希望楼主能出场啊”好可怕好可怕远近桑你听到不会颤抖么成剑已经是迫不及待跃跃欲试了噢期待你们做得愉快……【喂!

第10本中登场的藤野是比较对我胃口的女王!虽然程度不及玉芙蓉那么泼辣,没椿那么大姐头,但语言行为中也透着隐隐的霸气范儿!又不失隐忍,不愧是继公主殿下之后的花魁!暗恋之苦也甚是虐心,这本的攻倒是没那么出彩,总觉得他太过游刃有余了一些,让人不平。。。不满的是第8本的drama里,藤野也有好几句台词的,怎么cast里都找不到名字的?!这声音不太熟悉,不知道是新人还是现场其他角色客串的……我觉得客串的可能性大啊,杉山跟下和田都客串了好几个跑龙套的色子囧TZ……这么重要的角色怎么可以这么对待;w;接下来要我怎么期待抓化……
PR
「輪るピングドラム」の最終話を見て、頭が痛くなる程泣いた。
もともとわたしは涙もろい人、でもこんなに泣いたのは何年ぶりだろう。
胸を刺すのはあの言葉、「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愛をいっぱい込めたの呪文だ。
愛する人のために一生懸命の冠ちゃんと晶ちゃんの姿、見ると胸が痛くなる。
りんごは「愛のために死を選んだものへのご褒美」、このセリフを聞いてたら涙が止まらなくなった。
「ピングドラム」の背景は重すぎだ!もっと真相に近づきたいので、1995東京地下鉄サリン事件についてネットで検索した。次は村上春樹の「アンダーグラウンド」も読みたい!

「リンゴは命をイメージしたものだ」わたしもそう思んだ、でもちょっと違うところがある。りんごは禁断の果実として、「喜び、享楽、セックスの快感」をイメージした、ヨーロッパに「愛情、婚姻、出産、長寿」というイメージもある。ギリシアと北欧神話には、リンゴを神様たちの聖餐と見なす、中世絵画にリンゴを持つ人は、「イエス・キリストは全人類の罪を贖う」というイメージでした。晶馬の「罪滅ぼし」と重ねて、もっと深い意味が込められている。だから「ピングドラム」を見たので「リンゴ」というものを普通の目で見れない!

写在前面: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尝试自主创作涉及男孩爱的小短篇,现在看起来各种青涩(笑)。而且是尝试了使用女孩视角来叙述故事的方式,写的过程还觉得挺有趣的。
一点题外话,许茹芸有一首歌就叫做《学琴的孩子》,虽然跟歌的内容没多大关系啦,不过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尤其这几句“第一次 碰到手 十根指头 你和我 红着脸 暖的手 心里好像着了火”=w=就够我脑补的了【喂!

----------------------------------------------------------------------------------
年轻的时候我们什么都不懂,我们只懂得去爱。这就足够了。
——题记

十五岁那年的暑假,我和我表姐每天都要去那所艺术学校的芭蕾舞学习班。我们的舞蹈老师年轻又漂亮,虽然我不太喜欢她,但仍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她的头发总是高高地挽在头上,她身材极好,典型的舞蹈家身材。班里的每个女孩子都很喜欢她,只有我除外。
小时候的我兴趣十分广泛,什么都能玩两下子,这让我在其他孩子面前也有那么小小的一点威信。八岁的时候我扔下小提琴跟着我爸学吉他。抱着吉他时我总是把腰弯得极低,我爸怕我会变成一个驼背的小孩,于是便不肯再教我。他改教我下象棋,然而我下得极糟,学了很久毫无长进。所以后来我妈送我去学芭蕾的时候我没有反对。也许我很适合跳舞呢,我这样想。
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所想的那样,我是一个极其懒散的人,好像一个软骨病人,站都站不直,老是嫌累,逮哪儿靠哪儿。但我发现得已经太晚,又不好扫我妈的面子,不好意思跟她说我不想学了,于是只得硬着头皮磕磕绊绊地学了半年。
我经常逃课,这也是老师讨厌我的重要原因之一。那所艺校位于郊区,附近就是田园,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我每天坐二路汽车去那里,到班上应个卯便伺机逃走,玩到下课再回家。
我表姐也经常和我一起逃课,但她却很讨老师喜欢。她虽然只比我大几个月,却很有些老谋深算了。她总能让老师认为她是个乖巧的孩子。她嘴巴很甜,总有办法把老师哄得高高兴兴的,对她又温柔又慈祥。而对我,老师从不给好脸色,老是凶巴巴的,一见到我就用她手里的皮软尺敲一下我的头,冲我喊道:“你又野到哪里去啦?”
我愈加讨厌她,也更不喜欢练功了。

有一天下午上课的时候,练功房却没有开门。我们站在门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傻等。过了一会儿,有个陌生的男孩子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来对我们说:“我老师让我过来告诉你们,你们老师出差了,今天的课不上了,后天再补。”
大家高兴地一哄而散。我和我表姐往学校后面跑去,打算到稻田里捞蝌蚪。这时我看到刚才的那个男孩也在跟着我们跑。我很奇怪。“嘿,你要去哪儿啊?”我停下来问他。
他却没有停,边跑边说:“我要赶去上钢琴课。”我好奇地跟着他跑起来。他不管我,只顾往前跑。拐进右边的职工家属楼,在第二个楼梯口前他停下来歇气。
“你也是上钢琴课的吗?”他问我。我摇摇头,“我是上舞蹈课的。”我说。我俩都上气不接下气的。他抬起手指了指四楼一个挂了淡青色窗帘的房间对我说:“我就是在那里上课的。”
“哦。”我点点头。他又接着说:“我老师和你老师,是一家的。”“哦!”我又点点头。“我要上去了!”他冲我摆了摆手,跑进去了。
我表姐从后面赶上来,问我:“你认识他?”我摇摇头:“走吧!”正往出走的时候我听到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响了起来。

说明:本文可以说是正片的番外的续的同人续作……【好啰嗦】剧情衔接2008年6月《再见我的爱》新装版中木原加写的番外《张开双臂,仰望晴空 2》,因为是跟基友合作的,前面还有一段基友写的,剧情大致为贵之表白后,柊并没有马上接受贵之。贵之出于对柊的执念监禁并强暴了柊,在一场争执后贵之终于同意放走了柊。在得知冰见到处找不到贵之后,柊放心不下跑到贵之的住处,却发现自残后的贵之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以上。

--------------------------------------------------------------------------------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一点白亮,慢慢地,亮光又扩散开来,充满了视野。
好刺眼……于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啊……”旁边坐着的人突然起身,走到窗前去拉窗帘。
腹部隐隐的传来疼痛。
会痛,就说明自己还活着吧,贵之松了一口气,要是就这样直接挂了,还真是有点放心不下。
因为……那个人……
想到这里,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的贵之,被一双手按回了床上。
“先不要动,伤口裂开就不好了。”
头脑开始清醒,注意到身边的人原来是父亲启介。
感受到父亲的温柔,贵之却莫名地心慌起来。为什么父亲会在这里?难道柊又把自己扔给父亲,然后消失了吗?
已经是早晨了?这是第几天的早晨?自己躺在这里的期间,柊到哪里去了?
实在无法安心地继续躺下去,贵之执意起身,摇摇晃晃地推开父亲,一把拔掉手上的点滴。
“你到底还要让启介操心到什么时候?都已经这么大了还要任性,别总是做些让人担心的事情!”
伴随着诚一的怒吼,贵之被一掌打倒在床上。
他居然也在这里,不过想想也知道,诚一绝对不会让父亲一个人过来。
贵之伏在床上颤抖着。诚一下手很轻,肯定有顾虑到自己现在比较虚弱,但是因为这些日子都没有进食,现在已经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启介拉住诚一,让他往后退,接着又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诚一还是一副很不爽的样子,嘟囔着走出门外,一边很大声地把门带上。
大概晚上都没有怎么睡,父亲的神态略显疲惫。
返回床边扶贵之躺好之后,启介拿了湿毛巾,擦拭着他的脸。
“还是听医生的话吧,你这些天最好都不要下床……”
“……”
贵之突然发出了声音
“什么?”启介问。
“……柊”
贵之感到父亲的动作突然僵硬了。
“柊在哪里……”
父亲停下动作,长久的沉默着。
贵之转过头,半边脸埋进枕头,不再说话。全身的力气都已经用尽,现在自己,不管发生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到底……还是被柊丢弃了吗?

柊走进房间,径直在床边坐下。贵之似乎睡着了,安静得仿佛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直到确认了他胸口轻微的起伏。
假如这个男人就这样死去,说不定自己会感到些许轻松吧。
只是这样假想一下,胸口就传来了刺痛。
感到自己的手被突然握住,柊抬起头。
“你……在哭吗?”
被这样问到的时候,柊才感觉到自己脸上凉凉的。
“好意外,你会为了我流泪呢……”
贵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平静的说。
有些慌乱地擦拭着自己的脸,柊试图挣脱贵之的手。
贵之执拗的不肯放开,反而加重了力道。
“如果我死了以后,你肯这样为我流泪的话,那么让我死也可以的。”
贵之突然微笑着,用认真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
放弃了挣扎,柊无奈的让他握着。想要让他别说这种傻话,张了张口,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醒来的时候,以为你又消失了……”
贵之继续说着。
“很害怕……但是……又没有办法,你一定恨我吧,一定不想见到我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真的是我做错了,但是我又不想放弃,好难过……”
“不会……”
柊突然打断了贵之。
“不会的。”
缓缓俯身下去,张开双臂抱住床上的男人,柊轻轻地说了出来。
“再也……不离开你了。”
贵之怔怔地瞪着天花板,过了半响,才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一样,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接着放声大哭。
感到柊更加的抱紧了他,咬着柊的肩膀,贵之肆意地流着眼泪,嚎啕大哭得像个三岁的孩子。

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听这张。。。知道出了抓之后也没下,后来忍不住下了,却糊里糊涂地先下了2听完才找1来听= =+听得好纠结T-T
看穷鼠漫画的时候还感觉今之濑是个很强势的人,看完鲤鱼才发现这孩子脆弱得好让人心疼。。。
爱情就像两个人拉一根皮筋,先放手的还能全身而退,最后受伤疼痛的总是不肯放手的那个。恭一虽然优柔,却是个懂得放弃的人,对方不爱自己,也能立刻毫不犹豫地放手……
就像今之濑说的那样,可以让他动心的人有一大票,而今之濑就只有恭一,只能为这一个人失魂落魄,再没有比这更令人痛苦的事情了。
于是这场恋爱中,败北的注定是今之濑,无论他怎样挣扎,怎样执着,都只是更加凸显他的脆弱和寂寞罢了。
就算再怎么故作自信也无法掩饰,今之濑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恋爱不会一帆风顺,而相比之下,恭一这种人,说狡猾也好,懦弱也好,却总会活得轻松一些。
但是最后恭一到底还是舍弃了最轻松的活法,也不再一味推脱。
“无论发生什么,我的人生,不用你操心”,恭一终于成长为一个好男人了。虽然夏生说今之濑的人生因为缠上一个蠢男人而被毁了,但是今之濑,你成功捡到宝了噢,如果你能改改性子的话,这段业障般的恋爱也一定会圆满的吧~
恩,其实就算被伤害他也是乐在其中吧,因为是M嘛= =今之濑的不安,就只有恭一才能消除~
印象深刻的一段对话,很短,却是最能表现这两人性格的说~~
今之濑:没有你我会死的
恭一:你迟早会死的,有没有我都一样
虽然说着“可是另一半我也想要”的玉纪也很可怜,不过还是更心疼今之濑,所以就算私心也好,这次就请恭一来做绝对不会放手的那个吧~
在爱情这张砧板上,即使任对方宰割,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幸福……
你是我预备中的冬天吗?你是从那边绚丽街角的老杨树上飘落的第一片黄叶子吗?你是我的影子吗?
你是长的夜,长长长长地当我从梦里惊醒看到月光钻进我的窗铺展一片温柔像一地白霜的沉默着惊喜的夜吗?
还记得我拖着鼻涕红着眼睛对你抱怨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远着呢的时候吗?圣诞节没有下雪,我送给你的相框还一直摆在窗台上吗?也许不小心把它弄丢了吧。
你是一整个冬天一直站在我家门外的雪人吗?你是从大门口的信箱到房门前的台阶雪地上那一串长长的脚印吗?你是在任何时刻想起来都那么温暖亲切的旧时光吗?
你是放在抽屉里那张微微有着划痕的CD吗?你是我夹在字典里那只断翅的蝴蝶吗?夏天里它会在明媚的阳光下跳舞,现在却只能藏在这里沉睡着回忆,那属于它的一季。墙角厚厚的积雪下,青蛙在它的洞穴里睡着了,梦里有一个念着压韵独白的寂寞春天。
你是信箱里那封忘记了贴邮票的信吗?你是一小截木头铅笔吗?你是中学二年级被小刀刻在课桌上的那半句告白吗?还是,你是走廊墙上参差班驳的掉光了叶子的枝桠投下的树影呢?
预备中的冬天,有温暖的火炉,一包梳打饼干,半块咸香的熏火腿,一本厚厚的普鲁斯特和一杯浓浓的热奶茶。恩,还有一个你……

2005.10.18 深秋
这次的吻不像方才那样粗暴,温柔而缱绻,学习能力很强的米库里奥也终于适应了呼吸,开始笨拙地回应他挑逗的舌尖。

再次分开的唇角牵出长长的银丝。

“米库里奥是香草冰淇淋的味道呢。”

斯雷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意味深长的舔了下唇角。

米库里奥微红的脸颊迅速涨红,好像被开水烫过一样。

“……呐,可以吗?”

把手放上那总是规规矩矩包裹着白皙颈项的领口,斯雷再次向米库里奥确认。

这次并没有避开视线,紫水晶似的眼睛邀请般地仰视着斯雷。

“……嗯。”

微弱的声音仿佛信号一般,斯雷的手指灵活的解开那些繁复的衣扣。

水天族柔韧的身躯渐渐袒露在室内微凉的空气中,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月白色。

从纤细的锁骨,到胸前的蓓蕾,再到腹部凹陷的小坑……在斯雷唇舌执拗的爱抚下,米库里奥忍不住发出啜泣般的声音。

吻到腰部的时候,感到身下的人明显颤抖起来。

“米库里奥的腰特别敏感呢。”斯雷一边调笑一边继续攻击腰部附近。

“……才……才没有特别……啊!”

伴随着斯雷的轻咬,米库里奥发出一声惊呼。

“明明就有,每次一被我挠这里,你马上就投降了。”

米库里奥失去了抗议的余裕,光是忍住不发出羞耻的声音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斯雷的吻一路下滑,停在身体的中心。

没有任何预兆的,感到下体被温热的口腔包裹住,米库里奥慌忙按住嘴角,吞下险些出口的呻吟。

“……斯雷……快停下!不要……舔那种地方……啊!”

断断续续的发出哀求,米库里奥挣扎着想要逃出他的禁锢。

斯雷轻易就制止了他往上爬的动作,有力的双手牢牢钳制住纤细的腰肢。

“……呜……”

这是在书上也没有看到过的异常举动,斯雷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来?无法逃离的快感不断侵蚀着脆弱的神经,米库里奥脑中一片混乱。

“……呜啊!”

不知被这种难以忍耐的刺激苛责了多久,终于呜咽着释放在他口中的时候,米库里奥已经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了。迷迷糊糊中看到斯雷的喉结上下移动,猛然意识到他把刚才的液体吞下去的时候,这才清醒过来。

“你在干什么啊!快吐出来!”

“才不要。”斯雷笑着舔了舔唇角,一脸回味无穷的表情,“很美味哦,不愧是水之精华。”

连感到羞愤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他抱住两脚抬了起来,刚刚释放过的敏感身体,又被他从脚趾一路向上吻到腿根,落下无数淡红的印记。接着手指侵入体内的异物感,令米库里奥只能连续发出惊呼。

手指在内部灵活的动作,斯雷有点粗糙的掌心覆在分身上。前后同时被逗弄着,米库里奥感到体内发生的明显变化。

根据书上的讲解,天族虽然不会主动产生性欲,但在外界刺激下进入发情状态的话,身体就会发挥自身原有的属性,主动配合对方的行为。

极具柔韧性和包容力的水属性,正在渐渐显现功效。吞进手指的地方,正随着手指的进出变得柔软湿润,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

不想再听到这样羞耻的声音,米库里奥急切地想要他快点结束这种行为,抬起被他架在肩上的两脚轻敲着催促。

“……嗯……已经……可以了……”

“我也……快忍不住了……”斯雷的语气中渐渐失去了余裕。“米库里奥也来……摸摸我的……”

不知该往哪里放的手被引导着抚上他结实的下腹,战战兢兢的向下探去,那里正昭示着他贲张的欲望。

这就是斯雷的欲望,是自己引发了他如此的欲望吗?一想到这里,米库里奥的脑中升起陶醉般的快感。

在他纤细的手指笨拙的爱抚下,从斯雷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

“……米库里奥,我……我想快点进去你里面……可以吗?”

米库里奥恍恍惚惚的抬起视线,斯雷的表情看起来如此苦闷,额上布满汗水,仿佛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煎熬。

“我……没问题的,如果是斯雷的话,我一点也不害怕……”

话是这么说,可是当超出手指数倍质量的分身进入体内的时候,强烈的压迫感还是让米库里奥发出高亢的悲鸣。

“……米库里奥的里面……好舒服……”

被柔软潮湿的内壁包裹着,斯雷难耐的喘息。

“抱歉,我……可能会有点控制不住……”斯雷艰难的维持着静止的姿势。

“如果觉得痛的话……要告诉我哦。”

米库里奥伸出手臂缠绕上斯雷的背部,默默抱紧了他。

仿佛得到了信号一般,斯雷开始缓慢的移动腰部。

“……嗯……嗯……啊!”

随着逐渐加速的抽插,听到下体传来仿佛拍击水面般的啪啪声,米库里奥发出细碎的呻吟,眼角渗出泪水。

“米库里奥……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吗?”耳边传来斯雷夹杂着粗重喘息的声音。“如果这种表情……被别人看到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发狂呢。”

耳边感到一阵湿热的吐息,米库里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是出自斯雷之口。

“米库里奥不是想知道……我都是……怎么解决的吗?”斯雷的声调里失去了平日的明朗,越发沉重起来。“我就是……想象着你现在的样子……一边……想象……一边一个人解决的哦……”

泪水扑扑簌簌地落了下来,说不清是出于不堪忍受的快感,还是对一反常态的斯雷的恐惧。

“不要……不要再说了!”米库里奥哽咽着挤出声音。

“斯雷……跟平常……不一样……,变得……好奇怪……”

斯雷停下了动作,双手撑在地上略微起身,注视着哭得一塌糊涂的米库里奥。

“米库里奥……在哭吗?被我做这种事,害怕我了吗?”

虽然心里充满了不安,听到他这样问,却还是拼命地摇了摇头。

斯雷安心似的叹了口气,轻轻吻去米库里奥眼角的泪水。

“跟喜欢的人做这种事,心愿终于实现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变得奇怪啊……”

终于明白了他一直以来都在烦恼什么。

“我很害怕啊……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对你的欲望而凭魔化……”耳边响起斯雷痛苦的声音。

“不……不会的……”米库里奥加重了手臂的力气,更紧的抱住斯雷的臂弯。

“斯雷绝对不会凭魔化的……我……相信斯雷……”顺着斯雷让他把脸埋进自己的胸口,米库里奥轻声的说着。“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斯雷变成那样……”

赤裸的肌肤紧贴在一起,感觉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即使一言不发,也比平时能从对方身上读取更多。

斯雷重新开始了腰部的律动,一次次被有力的贯穿,米库里奥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声音。

“……唔……啊、啊……”

腰部不受控制地迎合着斯雷的动作,身体好像快要融化成一滩水似的,脑子里越发变得奇怪起来。

这种拷问般的煎熬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米库里奥隐约觉得斯雷好像还要很久才能结束。

“……斯……斯雷……你……还没好吗……啊!”

强忍着如潮的快感侵蚀,米库里奥催促般的发问。

“抱歉……再忍耐一下……”

斯雷的声音里越发失去了余裕。

“嗯……嗯……你……快点……呜呜!啊!”

体内敏感的部位被反复戳刺,米库里奥感到全身连脚趾尖都在颤抖。

“不……不行!……不要碰那里!”

斯雷却好像发现了很好玩的事情一样。

“怎么啦?这里不是很舒服吗?看,小米库又站起来了哦。”

“不……不是……”米库里奥急得带上了哭腔,“不……不行了……要、要出来了!”

“什么?什么要出来了?”斯雷故意装糊涂的样子简直可恨。

“……是……是真的……要出来……出来了……呜……啊啊!”

“尽管出来给我看就好啊,我想看米库里奥……噗啊!咕噜咕噜咕噜……”

斯雷还没等说完,就被一股强烈的水流自下而上的击中了。巨大的水球包裹着他浮在半空,大量的水流猛地涌进鼻腔。

这……该不会是米库里奥的天响术吧,实际亲身体验一下,还……真是……不得了呢……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斯雷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
事后请返回loft继续观看_(:з」∠)_
♥ プロフィール ♥
HN:
hollycat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学生
趣味:
民謠、漫画、珈琲、猫
自己紹介:
宅•僞文青•恋旧
コーヒーに砂糖大量投入
その透明な嵐に混じらず
運命の果実を見つけ出す
愛しちゃダメ、恋しちゃダメ!

++++++++++++++++++++
石田彰•神谷浩史
松風雅也•櫻井孝宏
木村良平•逢坂良太
小野大輔•水島大宙

トジツキハジメ•三池ろむこ
中村明日美子•水城せとな
高井戸あけみ•穂波ゆきね
鳥人ヒロミ•九號•小椋ムク

砂原糖子•一穂ミチ•木原音瀨
榎田尤利•川井由美子•橘紅緒

++++++++++++++++++++
X:星昴
高達OO:洛提
DRRR!!:静臨
BRAVE10:幸六/才鎌
黑バス:青黄/緑黄
マギ:辛贾/斯芬缇特
ヴァルヴレイヴ:ハルエル
TOZ:スレミク

~Sweet Home~
++++++++++++++++++++
【糖果屋】120852620
【糖分依存症候群】120736473
♥ カレンダー ♥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ブログ内検索 ♥
♥ 最新コメント ♥
[03/12 月]
[02/11 樱]
[02/07 Neko]
♥ フリーエリア ♥
♥ 忍者カウンター ♥
♥ 忍者アナライズ ♥
♥ RSS ♥
♥ バーコード ♥
♥ P R ♥
♥ コガネモチ ♥

Copyright (c)ByebyeKitt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Kun  Material by MARIA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