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yebyeKitty 学琴的孩子【短篇】
夢はつまり、想い出のあとさき......
Admin / Write / Res
[1]  [7]  [16]  [15]  [14]  [21]  [20]  [13]  [12]  [9]  [3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写在前面: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尝试自主创作涉及男孩爱的小短篇,现在看起来各种青涩(笑)。而且是尝试了使用女孩视角来叙述故事的方式,写的过程还觉得挺有趣的。
一点题外话,许茹芸有一首歌就叫做《学琴的孩子》,虽然跟歌的内容没多大关系啦,不过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尤其这几句“第一次 碰到手 十根指头 你和我 红着脸 暖的手 心里好像着了火”=w=就够我脑补的了【喂!

----------------------------------------------------------------------------------
年轻的时候我们什么都不懂,我们只懂得去爱。这就足够了。
——题记

十五岁那年的暑假,我和我表姐每天都要去那所艺术学校的芭蕾舞学习班。我们的舞蹈老师年轻又漂亮,虽然我不太喜欢她,但仍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她的头发总是高高地挽在头上,她身材极好,典型的舞蹈家身材。班里的每个女孩子都很喜欢她,只有我除外。
小时候的我兴趣十分广泛,什么都能玩两下子,这让我在其他孩子面前也有那么小小的一点威信。八岁的时候我扔下小提琴跟着我爸学吉他。抱着吉他时我总是把腰弯得极低,我爸怕我会变成一个驼背的小孩,于是便不肯再教我。他改教我下象棋,然而我下得极糟,学了很久毫无长进。所以后来我妈送我去学芭蕾的时候我没有反对。也许我很适合跳舞呢,我这样想。
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所想的那样,我是一个极其懒散的人,好像一个软骨病人,站都站不直,老是嫌累,逮哪儿靠哪儿。但我发现得已经太晚,又不好扫我妈的面子,不好意思跟她说我不想学了,于是只得硬着头皮磕磕绊绊地学了半年。
我经常逃课,这也是老师讨厌我的重要原因之一。那所艺校位于郊区,附近就是田园,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我每天坐二路汽车去那里,到班上应个卯便伺机逃走,玩到下课再回家。
我表姐也经常和我一起逃课,但她却很讨老师喜欢。她虽然只比我大几个月,却很有些老谋深算了。她总能让老师认为她是个乖巧的孩子。她嘴巴很甜,总有办法把老师哄得高高兴兴的,对她又温柔又慈祥。而对我,老师从不给好脸色,老是凶巴巴的,一见到我就用她手里的皮软尺敲一下我的头,冲我喊道:“你又野到哪里去啦?”
我愈加讨厌她,也更不喜欢练功了。

有一天下午上课的时候,练功房却没有开门。我们站在门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傻等。过了一会儿,有个陌生的男孩子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来对我们说:“我老师让我过来告诉你们,你们老师出差了,今天的课不上了,后天再补。”
大家高兴地一哄而散。我和我表姐往学校后面跑去,打算到稻田里捞蝌蚪。这时我看到刚才的那个男孩也在跟着我们跑。我很奇怪。“嘿,你要去哪儿啊?”我停下来问他。
他却没有停,边跑边说:“我要赶去上钢琴课。”我好奇地跟着他跑起来。他不管我,只顾往前跑。拐进右边的职工家属楼,在第二个楼梯口前他停下来歇气。
“你也是上钢琴课的吗?”他问我。我摇摇头,“我是上舞蹈课的。”我说。我俩都上气不接下气的。他抬起手指了指四楼一个挂了淡青色窗帘的房间对我说:“我就是在那里上课的。”
“哦。”我点点头。他又接着说:“我老师和你老师,是一家的。”“哦!”我又点点头。“我要上去了!”他冲我摆了摆手,跑进去了。
我表姐从后面赶上来,问我:“你认识他?”我摇摇头:“走吧!”正往出走的时候我听到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响了起来。


我老师的丈夫,也就是那个男孩的老师,我见过。他经常来我们的练功房。他个子很高,头发比我的还长,有波浪似的自来卷。他还有一个希腊雕像似的鼻子,看起来像个混血的外国人,只有眼睛的颜色不像。我也不喜欢他,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一弯,嘴角往上一翘,好像有某种阴谋隐藏在里面,他那深沉的眼神让人猜不透。一看到他笑,一种不祥的预感就会油然而生,让你觉得他准是要暗算你了。
他冲我这么笑过一回,那是有一次,我和我表姐逃课,在学校外墙附近的一条小河沟里挖蚯蚓的时候。当时我们正挖得不亦乐乎,挖了很多,准备拿回家喂我的孔雀鱼。我往小路对面的杂货店跑去,想要一个袋子装蚯蚓,正低着头急冲冲地往前跑着,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像堵墙似的,我险些坐到地上。我抬起头向上看去,他正在冲我露出笑容,很开心的样子。“又逃课了,你?”他说,声音很大,震得我脑袋嗡嗡地响。当时我心里“咯噔”一声。“坏了!”我想这回准完了。他却笑着走开了,我一个人狼狈地站在那里。
果然,第二天,老师给我妈打了电话,我妈理所当然狠狠地批评了我。我认定是他告了密,心想绝不能原谅他。

我第二次见到那个男孩是在练功房外头,那天他的老师在我们这里给我们弹伴奏。我上到一半课的时候跑了出来,看到他夹着一大摞乐谱站在那里,我跟他打招呼,他笑了。显然他还记得我。“等你老师?”我问。他点了点头。“还要好久呢!要不咱们先去别的地方玩玩吧。”我提议。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也好。”于是跟着我下了楼。
我们在大花坛下看蚂蚁搬家。“你学琴多久了?”我问他,手里拿着根树枝在地上胡乱地划着。“有三年了。”他说。“有意思吗?”我问。
他突然激动起来。“当然。”他说,“我是天生弹钢琴的料!”
“谁告诉你的?”我不服气。“我老师!”他骄傲地说,“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说我的手长的好,是天生的钢琴家的手呢!”
“是吗?”我反问。他得意地伸出手来给我看。在这之前或之后我都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手。他的一双手长得很匀称,手指又直又细长,和他的脸一样很白皙。整个手掌显得很协调,没有一丁点多余的肉。手上的皮肤在阳光下发出一种柔和的光芒。我点头表示赞同。
他收回手去,苍白的脸上泛起了兴奋的红晕。“我没说错吧!”他自豪地说。
在这之后我经常能在练功房外看到他在等他的老师,那个我所讨厌的告密者。其实以前他也经常来,只是我没有注意到。

有一次老师叫他进来等,他很不好意思地进来了,在他老师身边的琴凳上怯怯地坐下。我抽空向他挥手致意,我的老师立刻走到我身边,用她手中的皮软尺敲我的腿,口里嚷道:“腿抻直,不许弯!压紧,给我站直!”我的腿抻得酸痛酸痛的,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他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垂着手臂,我只看到他的侧脸。他睫毛长长的,柔软的头发轻轻地覆在耳朵和苍白的额头上面。
“他怎么老是这么沉默,像有什么心事似的。”我跟我表姐说。“弹钢琴的男孩都这样,李尚宇不就是这样的吗?”她不以为然地说。她总是喜欢提到李尚宇,她一定是喜欢他,我猜。
老师又过来敲我了:“好好站直,不许交头接耳!”
李尚宇是我们班里唯一一个既学舞蹈又学钢琴的男孩。他老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又傲慢又假清高,他的手也没有那个坐在琴凳上的男孩的手好看。我不喜欢他。
现在想想,我那么小的年纪似乎就已有了厌世的倾向,谁都不喜欢,讨厌所有我不喜欢的人,浮躁得不得了,还真是挺不简单的。

那天上课时,我被我的舞伴,一个鲁莽的男孩,踩到了脚趾。于是我心情全无,一心只想逃课去玩。我夸大了伤势,说我的脚趾被踩肿了,舞鞋也被踩坏了,还把被我故意扯脱了线的鞋拿给老师看。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你回家歇着去罢!”
我表姐立刻举手说:“老师,我送她回去!”老师又叹了口气说:“你看看人家,多么懂事。”
我俩溜出教室,不敢在学校附近逗留,只好在街上闲逛。站在冷饮店门前,我又看到了那个男孩,他正在刚下过雨的街上匆匆地向前走着,手里抱着乐谱,小心地跳过一个个积水的洼坑。
我刚想叫住他,忽然想起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于是我只好喊了声:“哎!”
他停下来,回头看到了我们,就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去上课?”我问他。“恩。”他点头。“还早着呢!那么急干嘛?”
他笑着挠了挠头,又掏出钱来买了两个冰淇淋递给我俩,我十分高兴看到他小小年纪便如此有绅士风度。
我们边吃边向前走。“你要去哪儿?”他问我。“我……我去我姑姑家。”我撒谎。
他信了。“我最羡慕有很多亲戚的小孩,可以有很多地方去玩。”他说。“你在这里没有亲戚?”我问他。“我们家是从外地搬过来的。”“哦,这样啊!”我说。
表姐在一家玩具店外停了下来,看橱窗上挂着的芭比娃娃服装。
“我们还是快走吧。”他看了看手表说。“你们急就先走吧,我还没有决定要买哪一个。”表姐说。于是我拉着他往前走。“你上课怎么那么积极?”我说。“那个老师,我看着就讨厌。”
“你讨厌他?”他惊讶地看着我,“那我跟你不一样,我爱他。”
我瞪大了眼睛:“‘爱’?你为什么不说是‘喜欢’呢?”
“‘喜欢’是说东西的,对人,要说‘爱’。”他一本正经地说。
“哦,是这样啊。”我不服气,想了想说:“那我也是爱你的了?”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可你是一个人,又不能说是喜欢。”我用他的逻辑来推理。
他笑了。过了一会儿我又问:“我妈说,如果你爱一个人的话,你就可以和他结婚了,你能和他结婚吗?”我想我一定要驳倒他。
他低头想了好半天,果然对我说:“不能。”
“为什么?”我追问。“因为他已经跟别人结婚了。”
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本以为他会说他还没爱到那个程度。
“结了婚就不能再结婚了?”我失望地问。
“是吧,他们不都是这么说的吗?”他说。
“哦,这样啊。”我没有办法了。
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我以为。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感到我再也不能忍受那无聊的芭蕾舞课了。于是我鼓起勇气来到起居室门前,我妈正在那里编织一条蓝色的围巾。我慢慢地挪过去,躲开正午射进窗来的那道刺眼的光,轻轻地说道:“妈,我不想去上芭蕾舞课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妈既没有发火,也没有生气,她头都没有抬一下,平静地说道:“好啊!那以后就不要去了。”这让丝毫没有想到这种结果的我无端地生出一种失落感,就好像上楼梯时,突然踩空了一级。当然,我还是很高兴的。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所艺术学校,也再没有见过那个男孩。我一直以为我一定会在其它场合再见到他,比如说学校或者公园,可是我没有。

直到现在,我还时常能够想起他,想起那个苍白,瘦削,有着好看的修长手指的男孩,他夹着一大摞乐谱,轻快地跃过马路上一个浅浅的小水坑,匆匆地赶去那个挂有淡青色窗帘的房间上钢琴课,因为他爱上了他的钢琴老师。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 プロフィール ♥
HN:
hollycat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学生
趣味:
民謠、漫画、珈琲、猫
自己紹介:
宅•僞文青•恋旧
コーヒーに砂糖大量投入
その透明な嵐に混じらず
運命の果実を見つけ出す
愛しちゃダメ、恋しちゃダメ!

++++++++++++++++++++
石田彰•神谷浩史
松風雅也•櫻井孝宏
木村良平•逢坂良太
小野大輔•水島大宙

トジツキハジメ•三池ろむこ
中村明日美子•水城せとな
高井戸あけみ•穂波ゆきね
鳥人ヒロミ•九號•小椋ムク

砂原糖子•一穂ミチ•木原音瀨
榎田尤利•川井由美子•橘紅緒

++++++++++++++++++++
X:星昴
高達OO:洛提
DRRR!!:静臨
BRAVE10:幸六/才鎌
黑バス:青黄/緑黄
マギ:辛贾/斯芬缇特
ヴァルヴレイヴ:ハルエル
TOZ:スレミク

~Sweet Home~
++++++++++++++++++++
【糖果屋】120852620
【糖分依存症候群】120736473
♥ カレンダー ♥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ブログ内検索 ♥
♥ 最新コメント ♥
[03/12 月]
[02/11 樱]
[02/07 Neko]
♥ フリーエリア ♥
♥ 忍者カウンター ♥
♥ 忍者アナライズ ♥
♥ RSS ♥
♥ バーコード ♥
♥ P R ♥
♥ コガネモチ ♥

Copyright (c)ByebyeKitt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Kun  Material by MARIA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