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yebyeKitty [デュラララ!!][靜臨][東京ノート]高校時代一年生
夢はつまり、想い出のあとさき......
Admin / Write / Res
[23]  [22]  [19]  [5]  [4]  [17]  [2]  [1]  [7]  [16]  [1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出自:[デュラララ!!][靜臨][東京ノート]高校時代一年生
翻译:丁绮猫
说明:以下内容为附在这个本子漫画部分之后的小说部分

池袋 某处

惊呼声回荡在铺着瓷砖的走廊里。

“你终于把这家伙杀了吗?”
来神高中一年级学生(后来的来良学园)岸谷新罗,看着来到自己门前的同级生两人喊道。
“……我还活着”
折原临也发出微弱得仿佛快要消失一般的声音。他就是新罗以为已经被杀掉了的人。
他现在正在另一名同级生平和岛静雄的肩上,像米袋子一样被扛着。
“什么嘛,原来还活着啊,真是太遗憾了。”
“……”

“诶?所以到底是有何贵干啊?”
新罗感到一股强烈的不寻常感。
首先,一向好挖苦人的临也没有反抗自己的挖苦。
还有打心底里讨厌临也的静雄,居然抱着那个临也找上门来。
从临也的样子来看,虽然还有命,但是看得出他已经憔悴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否则也不会这样老老实实被静雄扛过来吧。

这整日打打杀杀的两人,受伤之后来自己这里要求处置也是常有的事,不过两人一起来的时候却从没有过。
如果是在没人来救的地方,就算把临也两条腿打断动也不能动,静雄也会把他扔在那里不管的吧。
特意带到这里来,新罗还以为是拜托他来处理尸体的。
静雄还是跟平常和临也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一如既往地皱着眉,额角浮现青筋,整个人显得异常焦躁。
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那表情里还带着几份狼狈,静雄对于说明情况似乎还有些抵触情绪,紧紧地闭着口。
但是下定决心之后,静雄目光笔直地看向新罗,终于开了口。


“我把这家伙侵犯了,看起来他是伤得动不了了,放在那里不管被人看见会很麻烦,接下来就交给你处理了,拜托了。”

静雄说完就好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一样,把临也就地扔下来,后退转身。

“等一下啊啊啊!”
新罗一下子反应过来,震惊也好发火也好,先分析下眼前的状况,再确定之后的行动。把这种东西放在这里真是麻烦透顶。

“静雄也留下来吧,还是诊察一下比较好,万一碰上性病可是很恐怖的啊!”
听到新罗的话,静雄回过头来,露出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
真是一秒也不想和临也再处于同一个空间里了。但是如果自己重要的分身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而且还是因为临也,那真是太让人火大了。
静雄发出“切”的一声,接着抓起地板上临也的领口,走进新罗公寓的房间。

塞尔提因为工作出去了真是太好了。
新罗因此而感谢着神灵。两人之间飘荡着沉闷的空气。
“有好好使用安全套吗?不会是直接插进去射在里面了吧?”

房间里一片沉默。那就是肯定的意思了。
原来是这样,新罗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从心底里感到把静雄叫住留下来太好了。

“所以啊”

仿佛接下来说的话就要在考试里出现一样,新罗像讲坛上的教师对学生说话般强硬地命令两人。
“两个人去浴室,然后把里面洗干净,特别是精液的处理,静雄要用手指伸到临也里面去,全都弄出来,就可以接受诊疗了。”

“那,那种事怎么可能办得到!”
静雄立刻对新罗的话做出反应。
一想到新罗说的那种状况,怒气夹杂着露骨的厌恶感。
“但是如果你自己都不能做到就没办法了,啊,话说在前头,我可绝对不要,我才不想去搅临也那肮脏的菊花。”
虽然明白静雄的厌恶,但是自己也不想做那种工作,这一点决不能让步。
“我也是啊!”
然而静雄也无法接受。
“这是‘自相矛盾’啊,静雄是因为把自己的分身插进临也的肛门射精了然后才会来我这里的吧?怎么现在又……临也也不想被我搅菊花的吧?是吧,临也?”
新罗征求临也的同意。
然而临也只是闭着眼睛,一副极其疲倦的样子,没有任何反应。
新罗靠近临也,把手放在他的颈部以确认热度和脉搏。
“临也发烧了,静雄你快来看,开不了口的临也看起来和普通的人类一样吧?不是很可怜吗?救救他吧,而且就这么放着如果临也死了的话,死因可就是被静雄强奸致死了。在日本的犯罪史上刻下那种黑历史这样好吗?”
事实上男性间的性犯罪并没有被确认,法律上也没有确切的处理办法,不过反正静雄也不知道这种事。
“切,我知道了”
静雄认命了,就算感到被哄骗了,也知道争辩上不是新罗的对手,而且现在他也没有发火的力气了。
“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出声,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静雄看着临也,放弃了抵抗,已经超出极限了,不想再碰上比今天更多的麻烦事了。
临也大概也是同样的心情。
顺从地低着头,对静雄表示了解。

静雄将临也移动到浴室。
进入脱衣间后先巡视了一番,快速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然后将临也的衣服也全部脱掉。

静雄把临也放在挂有淋浴喷头的墙壁一侧靠在那里。
确认了新罗交给自己的软膏,上面写着“本卡因”,侧面标记着表面麻醉剂,挤压出水溶性很高的光滑膏体,大概可以消除被涂抹部位的疼痛。

把这个涂进去的同时把精液弄出来……静雄回味着新罗的指示。
那么就先把这麻烦的事情解决了吧。
“四肢着地趴下,把屁股朝向这边。”
静雄对临也命令道,临也无力地老实照做了。
静雄调转了淋浴喷头,喷出的温水先是淋在临也的腰部,接着通过双丘间的部位,流水恰好洗去了表面的脏污。
“唔”
本不该直接清洗的那里,似乎刺痛得厉害。临也紧绷着身体。
静雄从软膏里挤出药,不顾临也的情况,按照新罗的指示继续进行。
把膏体挤在手指上,向着临也的肛门深处涂去,接着掏出内部的液体,反复进行这样的工序。
“唔,啊”
临也口中断断续续发出短促的叫声。
虽然注意到了也没有停下来,静雄集中在动作上。因为药物的作用临也全然没有抵抗,手指毫无顾忌地在临也体内穿梭。

静雄没有发现临也的变化。

“等等,小静……”
“说过让你闭嘴了吧。”
差不多就快结束了。
头脑里只剩下这个念头的静雄对临也的诉求充耳不闻。
“可是,那个”
“吵死了,不想被宰掉就给我闭嘴!”
打破了约定想要继续讲话的临也令静雄很恼火,加快了手指动作的速度。就在这个时候。
“啊啊,哈啊!”
浴室中回荡着临也高亢的悲鸣。

颤抖。
静雄插在临也体内的手指感到了一阵阵痉挛。
这才知道原来临也射了。

“!?”
静雄惊呆了。
虽然知道有做前列腺按摩的风俗店,但是他不知道男人刺激那里就可以射。
“!!!?”
接着第二波的震撼来自于自身的变化。
由于高潮而无法继续维持姿势的临也,从起伏的肩膀里露出面庞。
泛着红潮的两颊,皱着眉,眼角渗着泪水,紧闭着眼睛,泻出深长的吐息,困惑与羞耻交织的表情。

心脏强烈地叫嚣着。
燃起了情欲。
——勃起了。

自己侵犯了对方的“强奸”行为,里面是不包含什么“情”的成分的。
表面是SEX的形式,但内在与用拳头搏击和用刀刺杀的行为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暴力而已。
但是要说这形容有什么语病的话,那就是最高级的暴力。这种行为不是以谁为对手都可以的。静雄没有用力气制服女人的兴趣,就算男人,对象不是临也的话也不行。
对,只有向临也这样令自己憎恨至极的对象才可以施加的“暴力”。
在学校的厕所里侵犯临也的时候只有愤怒的情绪。
但是,现在呢?

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是情欲了。
静雄发现心脏高鸣的鼓动已经成了背景音乐。
这也是在学校的厕所时没有察觉到的重要原因。

原来是这样,我对这家伙的眼睛和声音并不是特别讨厌。
闭起嘴巴低垂着眼睛,也并不是没有觉得这样的临也可爱过。实际上就算是男人他的长相也相当端正。

在那张端正的脸上,眼帘下透出厌恶的眼神。临也凝视着静雄屹立的分身,皱起了眉头。

浴室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淋浴喷头发出的水声。
说点什么啊。
面对临也有这种想法还是第一次。
不管是讽刺还是嘲笑还是胁迫,如果被惹怒了就任由怒火肆意发泄。
但现在掌握立场的是静雄,所以要考虑如何是好。

无视屹立继续工作——太蠢了。
先自己处理一下——太难看了。
等它自己萎缩下去——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静雄咕嘟咽了一口唾液。
眼前就有问题的解决方案。
把欲望塞进绽开的小孔中摆动腰部加快昂扬的升华。
就算对象是临也,但是在这种状况下。
也只能做了。

静雄决定使用临也来处理。
也许很容易就会插进去。

准备插入的静雄将自己的分身压在临也的入口处。
临也惊愕地睁开了眼睛。

“静雄,好了吗?”
“‘呜哇哇哇哇!’”
新罗推门闯进来,两人同时发出惊讶的悲鸣。
还想着“哇噢,看起来很亲密的反应呢”的新罗,仔细看下情况,才意识到两人接下来即将进行的行为,不禁怒火中烧。
“喂喂!你们在人家的浴室里做什么啊!”
两人正襟危坐,被新罗进行了将近一小时的说教,关于道德和伦理以及为人的礼仪等等。
但是两人都抱着得救了的心情,松了一口气。
静雄的分身也总算恢复了平常的状态。

新罗对两人进行了各种注射。
给临也注射的是抑制炎症的抗生素,静雄本来没有必要注射,但之前说过要诊疗才把他留下来的,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就让他回去,于是给他注射了助眠的药物。
临也在新罗家过夜,静雄则迅速地回去了。

临也躺在新罗的床上,新罗坐在房间里一边敲着电脑一边和他对话。
“原来静雄是抖S啊真是惊讶”
“小静是S?不是M吗?”
“对抖M的临也粗暴就会兴奋起来不是很厉害的抖S吗?”
“我也不是什么抖M啦”
“以静雄为对象就能射精的人不是抖M是什么?”
“那个话题,别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啦”
“诶,临也原来也是有贞操观念的呢,被男人侵犯果然很震惊吧。”
“嘛,是相当屈辱啦,不过贞操什么的我才不在意呢。我不喜欢处女崇拜思想,说什么诞下耶稣的玛利亚是处女简直笑死人了。比起这个,因为是‘预料外’的结果,所以才很不爽。不管怎么想跟那种行为也联系不是吧?完全无法理解。说是不讲道理的暴力,也不可能操纵情欲吧。还以为可能会成为朋友……不过还是放弃吧。”
嘴上说着“放弃”的消极词语,但是与此相反的,临也的目光仿佛猎人般,不,是引人堕入地狱的鬼兵般强烈。
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新罗引开了话题。
“不过你啊,不是很有精神吗?难道一开始的柔弱是装出来的吗?”

“大概吧,我不会被发烧打倒的,但是今天连续经历了两次‘预料外’。相对于得到的东西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当然要最大限度尽可能地利用他一下啦”
临也说着拿出了手机,微笑地看着画面。
是之前在浴室里偷拍的静雄裸体照片。
从背后视角拍下的不耐烦的侧脸和结实的臀肌,富有绝妙平衡的艺术感。

“在GAY圈里怎么称呼扮演女性角色的一方?”
“诶,等我查一下。啊,是猫。”
正在使用电脑的新罗迅速答道。
“Thank you”
临也道了谢,向手机里输入文字。

决定要消灭静雄。
丧命也好,社会性地消灭也好,只要对自己无利的就是碍事的存在。
要进行静雄抹杀计划,首先要找到和自己有相同想法的同伙。
但是还有能和静雄势均力敌的勇猛男人存在吗?
叱咤池袋的栗楠会,大太阳底下招揽客人的俄罗斯人寿司店……要是能一拍即合就有趣了。
画面上静雄的裸体照片下写着“我是猫,招募兄贵。”的文章
点击率会很高的吧。
临也暗笑着操作手机。

次日开始来找静雄的人里面,除了以往那些爱打架的小子外,还有很多趣味奇特的猛男,至于这些则是后话了。

临也和新罗的聊天继续进行。
“你们的关系细究起来,应该就是‘相死相爱’的感觉吧。”
“四字成语不是你最拿手的吗!意思搞错了很多噢”
“是‘相死相爱’,‘思’换成‘死’了。”
“原来如此,那‘爱’的部分怎么办?”
“‘爱’的部分原封不动就好。”
“……新罗,依你所见我们是相爱的吗?”
“恩,相当扭曲的爱呢。”
在临也难以理解的静雄的行为里,感觉他多少也受到了新罗的影响。说起来在被静雄侵犯之前,记得他也提过新罗的名字。
“如果现在我脑子里不全都是小静,也想仔细考虑一下你的事……你不要命了吗,我今天再不会改变想法了。”
“诶,否定了我的想法?临也也是有自己的解析力呢。”
“作为朋友给你个忠告,不仅是我,如果连小静也以这种想法跟你对峙的话,你就别想活着迎接来年了。”
“那么我岂不是也成了加入你们的‘相死相爱’了?好困扰啊,我已经另有意中人了,相爱就随便你们两个自己玩啦。”
被称为恶魔的自己,被称为魔人的静雄。但是最强的人到底还是面前这个眼镜片底下目光闪烁的男人。
即使是善于争论的自己,对于漂亮地化解自己反驳的好友的思考回路也感到了佩服。
“被你搞累了,我要睡觉了。”
临也说着钻进被子准备睡觉。
“搞你的人是静雄噢”
临也故意装作没听到新罗的调侃。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 プロフィール ♥
HN:
hollycat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学生
趣味:
民謠、漫画、珈琲、猫
自己紹介:
宅•僞文青•恋旧
コーヒーに砂糖大量投入
その透明な嵐に混じらず
運命の果実を見つけ出す
愛しちゃダメ、恋しちゃダメ!

++++++++++++++++++++
石田彰•神谷浩史
松風雅也•櫻井孝宏
木村良平•逢坂良太
小野大輔•水島大宙

トジツキハジメ•三池ろむこ
中村明日美子•水城せとな
高井戸あけみ•穂波ゆきね
鳥人ヒロミ•九號•小椋ムク

砂原糖子•一穂ミチ•木原音瀨
榎田尤利•川井由美子•橘紅緒

++++++++++++++++++++
X:星昴
高達OO:洛提
DRRR!!:静臨
BRAVE10:幸六/才鎌
黑バス:青黄/緑黄
マギ:辛贾/斯芬缇特
ヴァルヴレイヴ:ハルエル
TOZ:スレミク

~Sweet Home~
++++++++++++++++++++
【糖果屋】120852620
【糖分依存症候群】120736473
♥ カレンダー ♥
02 2020/03 0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ブログ内検索 ♥
♥ 最新コメント ♥
[03/12 月]
[02/11 樱]
[02/07 Neko]
♥ フリーエリア ♥
♥ 忍者カウンター ♥
♥ 忍者アナライズ ♥
♥ RSS ♥
♥ バーコード ♥
♥ P R ♥
♥ コガネモチ ♥

Copyright (c)ByebyeKitt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Kun  Material by MARIA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