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yebyeKitty
夢はつまり、想い出のあとさき......
Admin / Write / Res
[1]  [2]  [3]  [4]  [5]  [6]  [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出自《COMPLETE B》,附在后面的作品说明:《BLUE MOON》初出《HIS DAILY LIFE2》(1992),《FLY TO THE CLOUD》(1996)收录。某漫画的二次创作,改了人物名字,说是二次创作但只是徒有其名的原创而已。

明明是个讨厌得不得了的家伙,我却没办法讨厌他。

“友晴,回去了,接着!”
三谷洋司说着砰地就把书包扔了过来,山保友晴扔下手里自己的背包,慌忙伸出两手,总算在差点掉在地上之前抓住了。确认友晴熟练地接住了书包之后,三谷转身走出了教室。
“我还没收拾好啊,等我一会儿……”
“才不要!”
三谷已经连人影都不见了,从走廊远远传来这样的答复。友晴急急忙忙地把桌上的教科书和活页纸往背包里塞,笔盒从手里滑出去掉在木地板上,正弯腰去捡的时候,被另一只手先行一步捡了起来。
“啊,谢了。”
“山保还真是倒霉啊,也不用什么都迁就到这种地步吧。”
学年委员长林拿着捡起的笔盒在友晴耳边轻轻摇晃了一下。友晴知道他指的就是三谷,所以什么也没说,只是含糊地笑了笑。
“真是谢谢你了。”
友晴刚一伸出手去,林就把笔盒撤回到离友晴最远的位置上。
“我有话要跟山保你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种家伙就让他先回去好了。”
“那个……”
虽然语气很轻浮,但林的表情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那我去跟三谷说一声。”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明白你没有跟上来就会自己回去了。”
友晴转身听着林在自己背后叨咕,快步走近窗边。放学后回家部的学生蜂拥而出的高峰已经过去了,穿过校园的学生稀稀落落,从二楼的窗口很快发现了那个空着两手的背影。
“三谷……!”
三谷转过身来,用跟友晴差不多大的音量怒吼了回来。
“磨蹭什么呢!呆子!”
“我临时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三谷什么也没说,继续朝前走着,消失在校门的另一边。
“性格糟糕又没口德,那家伙真差劲。在班里也招人烦,山保你也知道的吧。”
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友晴身边跟他一起看着窗外。友晴关上了窗户。
“……我知道的。”
“高中入学三个月,大家也总算习惯了高中生活,之后就会开始在意‘异性’的存在了。告诉你女生们背后都是怎么议论三谷的吧。‘三谷一直都让山保君帮他拿东西,再怎么是青梅竹马也有该做和不该做的事啊,而且每天都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山保君后面……明明是个男生这样也太丢人了’。”
“让开,如果你是为了说三谷的坏话才叫我留下来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林嘻笑着轻轻拍了拍友晴的肩膀。
“别那么生气,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肯定也有听说过。”
友晴叹了口气。
“……从中学时候开始就没少被议论,他本人也好,我也好,都已经习惯了。三谷无论对男生还是女生,都是想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更容易被人讨厌。你要说的就这些?”
友晴背起背包,右手拿着三谷的书包。林看着他皱起了眉头。
“这么重还要特意送到三谷家去吗?”
“虽说送到他家也不过就在我家隔壁而已。而且这个包没有看上去那么重啊,三谷把教科书都放在书桌里了。今天就算不给他带回去可能也要来我家取的,因为他跟我说了要借CD的……”
“不只是青梅竹马而且还是邻居啊,真是的……”
林夸张地叹了口气,拿起了自己的书包。
“接下来就边走边说吧。”
林敲了敲友晴的头。他的身高将近180CM,但是友晴只有160CM左右。并肩站在一起连影子都是阶梯状的。两人一言不发地慢步走在橙色夕阳照耀下的走廊上。
林说要请客于是两人去了车站附近的麦当劳。将近六点的时候店里挤得到处都是刚下班的女白领和学生。
从人群里挤过去总算占据了角落里的坐席。坐在对面的学年委员长并不忙着吃自己的汉堡套餐,而是盯着往照烧汉堡上涂番茄酱的友晴。
“能像这样跟你约会我好高兴啊。”
“都是男人算什么约会啊!”
被在女生中也有着帅气好评的林盯着,微妙地无法淡定的友晴也慌张了起来。
“你不吃吗?”
听到友晴的发问林笑了起来。
“肚子还没怎么饿呢。”
“那为什么要请我啊?”
林指向正在歪着脑袋发问的友晴的脸。
“嘴角沾上番茄酱了。”
“诶?在哪?”
林用拇指擦掉了沾在友晴嘴边的番茄酱。
“啊,谢了。”
林伸出舌头舔舐沾在拇指上的番茄酱,友晴一瞬间害怕起来,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紧张地把剩下的汉堡往胃里塞。
“果然不错呢,山保,你要不要跟我交往啊。”
“诶?”
正在用纸巾擦拭手指的友晴惊得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我喜欢你哦,想在双方情投意合的基础上牵手,接吻,还想做爱。所以你就跟我交往吧。”
虽然是用轻浮的语气却说出了这么不得了的话,身后的年轻女白领都侧目看过来了。
“开,开什么玩笑呢!”
“玩笑里也有真实的成分存在,对于喜欢着你的我来说,一直粘着你不放的三谷很碍眼啊,而且我讨厌三谷的理由之一就是山保你太宠着三谷了。三谷也许是对你颐指气使惯了,但在旁人眼中看起来并不是那样,三谷的行为就像是在欺负山保一样。”
林两手交握着轻轻笑了。
“这也是为了能让三谷自立,你就稍微离他远一点,让他也多交些你以外的朋友怎么样?这样既能帮助那家伙自立,山保你也能轻松些,我也可以增加跟你相处的时间,真是一石三鸟啊!”
友晴默默地咬住了下唇。自己并没想要宠着三谷,也不记得对他说过不要交自己以外的朋友这种话。都是三谷自愿这样做的。看着陷入沉默的友晴,林笑出声来。
“山保,你没注意到吗?你一直都在驱赶接近三谷周围的人呢。”
虽然带着笑但银边眼镜下林的眼睛却显得有些扭曲。友晴一直搞不懂这位成绩优秀又长相端正的学年委员长为什么总跟自己过不去,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因为他喜欢自己。
“这是我经过对山保友晴为期三个月的观察而得出的结论。然后,再告诉你一个不得了的事实吧,山保,你想知道吗?”
感到林就要做出爆炸性的发言了,友晴害怕得慌慌张张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逃跑似的从店里飞奔出去。林跟在身后追了过来。
快点逃。脚下不停地逃着,却还是在车站的售货亭前被抓住了。其实是累得速度慢下来了的友晴被林给追上了。林站在双膝着地跪坐在地上的友晴面前,在车站的照明下,林的影子长长地向后延伸着。
“不用那么拼命地逃吧,气都喘不过来了!”
林在已经站不起来的友晴面前蹲下身来。
“我说喜欢你有一半是开玩笑的啦,准确地说我是你的粉丝,就像那些女生一样,看见长得可爱的脸就‘哇’‘呀啊’地大惊小怪,就是那种程度的喜欢哦!但是我很在意,你对三谷的那种执着,就是想独占三谷吧。如果三谷和别的家伙关系好了你就会火大对吧,这是为什么你知道吗?如果对象是异性的话肯定马上就明白了,因为这是常理啊。”
林伸手抓乱了友晴的头发,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拭着友晴跌倒时被弄脏的脸。
“你喜欢三谷,无论三谷是什么样的家伙,无论被他说什么,你都不会讨厌他吧。因为是青梅竹马什么的,事到如今你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吧,但事实上并不是因为这个吧。”
友晴有气无力地站起身来,拍打着沾在身上的尘土。
“就是这样,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了……没错。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也没办法,在意的事情就是忍不住会去在意。三谷什么的被大家讨厌最好了,那样的话就谁也不会碰三谷,谁也不会跟他讲话,谁也不会注意到三谷的可爱和帅气,只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那种雀斑脸性格又差劲的家伙哪里好了……”
不小心嘟囔出来的林被友晴瞪了一眼,赶紧又接了一句“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嘛”。友晴叹了口气。
“算了,无所谓,我还想问我自己呢。但是这事跟林没什么关系吧?”
友晴捡起三谷的书包,仔细地弹掉上面的尘土,连句再见都没说就逃进了站台里,并没有注意到林在身后紧紧地盯着他的背影。
“说是你的粉丝什么的是撒谎啦,我可是认真的啊。”
这样自言自语般的话当然也不可能被听见。

刚察觉到敲击玻璃的声音,没等回应三谷就已经从窗户爬进了友晴的房间。
三谷从窗户进入位于二楼的这个房间的次数,压倒性地比从玄关进来的次数多得多。三谷的房间就在正对着友晴房间的二楼,所以比起走玄关,走窗户明显更有效率。
因为他随时都有可能来,友晴也做好随时能让他进来的准备,从来不会把窗锁起来。三谷站在友晴面前。
“我的书包。”
“在那边的床上。”
似乎是刚洗过澡的三谷头发潮湿的沾在额头上,少年的身体,修长细瘦的手脚,却不会给人羸弱的感觉。虽然友晴从没有说出口,但一直都觉得很有美感。
穿着背心短裤的三谷从书架上抽出漫画书,一脚踢飞了自己的书包,躺在了友晴床上。
三谷从来不会区分他自己的东西和友晴的东西。以为书丢了后来却发现就在三谷那里,这也是常有的事。三谷像猫一样在床上打着滚。就算今天没有被林揭穿,也微妙地开始在意起来。
视线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三谷,从脖颈到大腿,带有雀斑的算不上有多好看的脸。看着漫画一个人笑了出来的三谷察觉到了友晴的视线,抬起了脸。
“怎么了?”
三谷有些在意起来地问他。
“没什么。”
听到友晴这样说,三谷没再多问,注意力再次集中回漫画上。友晴也回过头来继续预习功课,但是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床上的青梅竹马身上。
翻页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悄悄回过头来,看见三谷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友晴轻轻摇晃着三谷。
“想睡的话回自己房间去睡。”
三谷迷迷糊糊地回了他一句。
“麻烦死了……让我过夜吧。”
说完三谷就转过身去背对着友晴。留他过夜虽然也是常有的事,但今天让友晴很困扰,非常苦恼。被林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格外地在意起来。
只有今天对跟三谷睡在同一张床上产生了犹豫,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一点钟,友晴也只好放弃了,挤在安静地发出熟睡声的三谷身旁躺下。狭窄的床上如果不紧贴在一起就会掉下去,两人的背部正好靠在一起。从背后传来的体温是那么的温暖又令人兴奋,友晴带着幸福的心情闭上了眼睛。
PR
(接上一篇“同人志Freedom Bird 迷之第二部(◕ω<)☆” )

然后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当然不会!
虽然2只是一页纸,但是还有3哦!不过是以漫画的形式表现的,由少女的好基友中泽和大西执笔。

漫画的故事从一个充满后现代科幻色彩的设定开始……木原所说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指的就是这个!

公元20XX年……(没闹,故事就是这么开场的_(:з」∠)_)
发生了颠覆世界的大地震,地球表面三分之二的生物被一场奇病席卷导致XX染色体全灭(老师您对女性角色不要太狠!)被神舍弃的人类危在旦夕!

安积一家就剩下圭跟淳也了,圭出于对贵子的感情,照顾着弟弟淳也,就算自己已经偏离了为人的道路,也要守护这唯一的肉亲,从路旁的尸体身上盗取财物来养活淳也。如果没有淳也,自己早就想去死了。就这样两个人一边流浪一边寻找可以安居的地方。就在淳也累得不想走了,劝圭随便找个地方住下的时候,冒出一个小鬼抢走了他们的包,被淳也抓了回来,圭打了这孩子一巴掌,发起火来教训了他一通,淳也拍着圭的肩膀劝他冷静一下,被圭拍开说了句别碰我。

圭跟淳也带着这孩子同行,晚上三个人住在旅馆的时候,圭问淳也要带着这小鬼到什么时候,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孩子又不像小猫小狗,必须要负起责任的,病了要看医生,食物匮乏的时候要优先让孩子吃饱,你快饿死的时候也愿意把食物分给这个孩子吗?淳也没有回答。这时候孩子是跟淳也一张床睡。

孩子听到他们的对话,知道圭在认真考虑照顾自己,第二天早上向圭对昨天抢包还顶嘴的行为道了歉,然后跟圭说你愿意让我为你生个小孩么?圭说很高兴你有这样的心意不过你是男孩子哟!孩子说不要紧的我是变异体哦!原来这时为了应对XX染色体的消失,人类为了适应环境的变化,一部分XY染色体突然变异成了XX染色体。孩子天真地对圭说我会让你幸福的,跟我一起走吧别管淳也了!圭被这孩子感动,想也是时候放开淳也让他自由了。被刚刚认识的孩子说需要自己,也许正是结束跟淳也的这段旅程的机会。圭大概一直缺少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于是抱紧了怀里的孩子。

淳也晚上回来看到圭跟孩子依偎着睡在一张床上,若有所思地抽了一晚上烟。早上孩子先醒了,淳也就让孩子出去买苹果,说是圭想吃。孩子出去之后淳也看着熟睡的圭,吻了上去……

去买苹果的孩子在回来的路上被一个男人纠缠上,被污辱之后杀死了。出来寻找孩子的圭只能看着孩子的尸体默默呼唤所谓的神。

回来之后圭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后来又发起烧来。在发烧的过程中圭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出现了似乎是变异体的征兆。持续不退的热度好像在说软弱的家伙就去变成女人吧!圭无法忍受这种变化,趁淳也出去的时候一个人离开了旅馆。

圭边走边思考着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女体化,而淳也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这样自己是不是就会变成淳也的东西,迷迷糊糊地靠在树下,被追上来的淳也找到了。淳也握住昏迷着的圭的手,呼唤着他的名字,默念着“如果下次再从我身边逃走,就杀了你”……

END了。。。兄弟俩之后也许会过上黏黏糊糊(充满危机)的幸福生活?!又或者“Happy End にはまだ遠い~♪”╮(╯▽╰)╭总之少女写得很freedom很欢乐,各位也请怀着freedom欢乐地观赏!(◕ω<)☆

顺带一提,后面的free talk里提到这篇漫画少女本想挑战一下自己画来着,结果画完分镜稿就丢给横山姐(就是大西雪子),这位姐姐原稿画到一半又丢给中泽,由中泽擦屁股画完了_(:з」∠)_ 中泽说让刚新婚的横山姐给她俩出苦力很过意不去,从没觉得自己画得这么丑过再也不想画了。还说木原本来想画四格糊弄过去w。FT里大西也画了一页果然人物帅气度提升不少,同样的场景木原自己也画了一页居然意外的还不错,原来她也不只会画火柴人,不愧是从小立志当漫画家的人!虽然还是简笔画的赶脚但这应该也就是她的极限了。。

这本97年的同人志后来收进了COMPLETE B,据说会有2,然后好像就一直没生出来。。。我一直坚信着会有一篇2的!可是……结果……就只是一张纸的梗概。。。少女自己都说是迷之第二部哟诶嘿(ω)

 

那么在说这个迷之第二部之前,还得进行一下前情提要:

 

第一部就是惊天地泣鬼神拼雷雨杀琼瑶的时代爱情伦理家庭八点档大杯具……不对!

 

苦情的男一号宫崎重明从小丧母,父亲一个人拉扯他哥跟他长大。重明早就意识到自己对女人没兴趣,如果去了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就不知道会做出啥事了,所以不想离开故乡,哥哥结婚后他就想守着父亲一个人过日子。父亲车祸瘫痪后,他通过父亲友人的介绍来到当地土豪日之原家当司机。

日之原家有两个女儿,姐姐彩子是出众的美人,但行为放荡,妹妹贵子跟姐姐相比貌不惊人,但性格温和。重明刚来的时候,贵子似乎就对他一见钟情。在彩子的生日宴会上,重明遇到一个迷路的年轻客人,安积圭一郎(COMPLETE B里改成了悠一郎),又是个一见钟情╮(╯▽╰) 但在日后的交往中发现安积原来喜欢贵子,而彩子又喜欢安积。。。四角关系就这么形成了罒ω罒

 

重明的暗恋进行得很隐秘,决心一辈子怀着这无法说出口的感情,默默守护自己的男神。当安积表示要向贵子求婚时,重明却又隐约希望能利用贵子对自己的感情,使贵子拒绝安积。这时候一向厌恶重明的彩子突然叫重明开车跟她出去,威胁重明跟她发生身体关系,重明就这么从了。。。事后彩子向他坦白了自己的遭遇。原来彩子9岁就被男人猥亵了,是父亲公司的人,趁带她们姐妹俩出去玩的时候在车里对她下手,当时贵子就在车后座上睡着,不知道是不是装睡……下车之后还跟那人说今天很开心。。。打那以后彩子就非常恨贵子。

彩子这人整个就非常扭曲非常中二,强迫重明也是因为她看出贵子喜欢重明,还说重明是披着羊皮的狼,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期待之后事态有趣的发展。好在她不是腐女,看不出重明真正的心思(-__-)b

 

这事发生后重明就很久没去日之原家,等回去之后看到憔悴的安积才知道他被贵子拒绝了,而彩子怀上了他的孩子,却欺骗了喝醉的安积,让他以为自己跟彩子发生了什么,然后说是安积的孩子,以此为由要跟安积结婚。重明对彩子说要跟安积揭露她,彩子说那样我就杀了这孩子,反正如果不能跟安积结婚孩子也没用了。重明就犹豫了,孩子也是条无辜的生命,不忍心牺牲他。就这样彩子跟安积结了婚,重明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实现守护安积的愿望,于是带着父亲逃离了这个地方。

 

多年后重明在医院跟贵子再会,得知彩子生下一个男孩,名叫圭(在B里是悠),取自安积名字里的字。因为血型的原因,安积也已经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离开了彩子,现在跟贵子同居中。安积跟彩子提出离婚,彩子死活不同意。贵子跟安积生了一个男孩淳也(在B里是拓巳),这孩子大概比圭小两岁。想到彩子绝不可能爱圭,重明决心跟彩子要回孩子。

 

话说圭这孩子虽然是彩子生的,但只是脸非常像母亲,很精致很漂亮,性格跟父亲重明一样很温柔,多好的孩子呀prpr……重明看到脸像彩子的圭时还很害怕,一瞬间后悔了,但孩子的天真无邪立刻打动了他。圭听到重明喊自己名字,就问他是爸爸吗?原来他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安积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重明对孩子说去收拾一下东西,一会爸爸就带你走,随后向彩子表面来意,彩子就狂笑,然后说不给,说这孩子跟重明一样看着就让她心烦,恨不得他在哪里死了才好,但只要重明想要,她就不给。重明这时意识到彩子其实一直都只是个不成熟的坏孩子而已,劝她不要再任性,早点给安积自由,贵子的孩子要上学的时候不入籍是不行的。。。

 

这下话说漏了,彩子根本不知道贵子跟安积生了孩子,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疯狂冲回日之原家,掐住贵子的孩子,手里握着刀,指责贵子太狡猾。贵子说姐姐才狡猾,一直当她是傻瓜,被安积讨厌也是正常的,这么任性的人谁都讨厌!彩子说你明明喜欢重明,为什么还要跟安积在一起,贵子说就是为了讽刺你,你就被抛弃一个人孤零零过一辈子吧!这话森森地刺激了彩子,大喊你造吗?你造我的孩子是谁的么?就是你最爱的男人哟!贵子呆住了,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彩子举起刀朝贵子扑过去,却刺在了保护贵子的重明身上。重明失去了意识。

 

朦胧中重明好几次恍惚看见了安积的身影,想要跟他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嘴里反复念叨着“圭”、“圭”,也不知是在叫安积,还是那个孩子……而圭守着收拾好的行李,还在院子里痴痴地等着父亲来接自己。

 

第一部到这里就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好茶番的迷之第二部!


小説 b-Boy (ビーボーイ) 2007年 10月号
[対談] 三浦しをん×木原音瀬

首先是从Don't Worry Mama开始的话题。

写JJ短小的肥胖受这种题材,编辑部对木原少女的构思以“因为是木原老师嘛……”「木原先生だから・・・」这种理由二话不说的就放行了w 无论是木原还是编辑部都很乱来囧TZ 也可以看出编辑部有多宠她惯着她!

三浦老师表示,BL文化里含有男根崇拜的因素,但木原老师在DWM里加入了JJ短小这种负面特征令人感到很意外。

接下来是关于写作视角的话题,这个是我相当关心的,一般来说我是不会看用第一人称写的文……赶脚总有点别扭orz

三浦先生:
木原さんの文章は、地の文の視点がどこにあるのかわからないくらいに一人称と三人称が融合していて、結果、地の文の主語がすごく少ない。実際は限りなく一人称に近い三人称ですが、一人称とも三人称とも読める、きわめて主語の少ない語り手っていうか。あれは狙って書くのはとても難しいんじゃないかと思うんですが。

三浦老师说,木原老师的作品,叙述部分往往将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融合在一起,几乎分不清到底是哪个视角,因此可以发现木原老师的叙述部分中主语非常的少。实际上虽然是无限近似于第一人称的第三人称视角,但是既可以当成第一人称也可以当成第三人称来读,是主语非常少的故事内部叙事者视角。三浦老师认为有目的性地使用这种视角来写作是很不容易的。

不愧是名作家之间的对谈!非常具有专业性技术性。木原老师的文章虽然是主人公视角,但使用的却是第三人称,稍微给人置身事外的感觉。这种旁观者视角也是令读者非常容易接受的视角,不愧是三浦老师,一语道破天机w

木原少女的回答非常谦虚w「たぶん主人公の見てるものしか考えられないだろうと思って、主人公の視点で書いている」大概是因为我只能考虑到主人公的所见所闻所以才会使用主人公视角。

然后是关于「無罪世界」。
宏国不会写字连话也说不好,也不知道“爱”这种概念。“爱”这种东西一定要有语言的支撑才能成立吗?
在学语言学的时候一开始就讲,语言是人类思维活动的工具。那么离开了语言文字的思维活动究竟是否存在?

描写与不能借助语言沟通的人的关系,在心理描写上真的是一大挑战!三浦老师读过之后,感到没有语言活动的两人之间也可以建立爱的关系。
三浦老师认为现在的主流观念充斥着“我爱你!”“我也是!”的西洋式论调。一个话都说不好的人也能说出爱的表达,这就是爱的本质主义w 无罪世界就是一本探求爱的本质的作品。没有语言活动也可以有爱,这就是乙女式的梦想。“爱”这个概念现在被加入了西洋文化的色彩被广泛消费,“爱”本身也成了语言活动特有的文化,但是爱应该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

对谈中木原老师提到自己读过了三浦老师的著作『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原话是:「『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に萌えました」、「激しく萌えた」!www
整个对谈中三浦老师毫不掩饰地表现出「木原さんの崇拝者」的感觉,即使是直木赏获得者到了木原少女面前也难掩忠实粉丝的激动之情w 木原老师倒是表现得很冷静orz
这篇看得我有点纠结,主角的心理性别让我一直拐不过弯来0 0 看到后面总算习惯一点了。。。
可以算是半BG半BL?!
主角哈尔本来一直是寄生在男性身上的精神体,这次寄生却选择了女性体,职业是大学教授。接下来就是木原老师的王道师生了!而且年龄相差八岁。
19岁的气象科的学生杰夫利暗恋着27岁的美女教授哈尔,哈尔有所觉察但是一直在回避,因为自己是海碧尔亚,再过三年就要退化了,也就是要换下一个寄生体了,杰夫利的追求对她来说是个麻烦。这个暗搓搓的杰夫利每天都匿名送她白玫瑰,有一次哈尔重要的戒指丢了,杰夫利帮她找到了戒指,在送玫瑰的时候偷偷还给了她。哈尔的闺蜜拉着她非要她跟人家道谢,还调戏小青年说哈尔要给他kiss当做谢礼,小青年脸红得跟番茄似的,哈尔说kiss就算了,还是握手吧,结果就这么握个手,杰夫利就幸福得眩晕了。。。
哈尔为了让杰夫利断念,还主动约他去宾馆,想说做过一次之后就借口身体不合不再跟他来往了。哈尔洗完澡就裸着出来了,把纯情小青年吓一跳。寄生到这个女性体之后还没有做过,哈尔告诉杰夫利自己是第一次,自暴自弃的说第一次跟谁做都无所谓,杰夫利就把浴衣给她披上了,说希望教授能更珍惜自己一点……木原少女真不愧是少女!总写这种三次元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极品好男人!这么写还能找着对象么!【喂!
杰夫利真的乱纯情一把的,看得我早该退化的少女心也禁不住dokidoki的w
当晚被杰夫利拒绝后,哈尔本来是要回去的,却被杰夫利留下来,两个人就抱着睡了一晚,什么也没做……
在杰夫利的真诚追求下,石头心也被打动了w 交往了一年左右,杰夫利数次向哈尔求婚,后来两人真的结婚了,就在快到换寄生体的时候,哈尔怀孕了,考虑到自己这个寄生体退化到五岁以后会丧失自理能力,杰夫利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照顾自己非常辛苦,她不想生下这个孩子。但是耐不住杰夫利每天声泪俱下的哀求,还是答应生下孩子,预产期是在换寄生体之后的一个月,换寄生体当天是杰夫利的生日。
看到怀孕这里我心一抽紧,心想难道直接寄生到儿子身上,然后不会就是父子了吧!虽然不是父子松口气,不过也一样是养成=口= 杰夫利得知哈尔怀的是女性的碧尔亚种时开心得不得了,说孩子一定长得像你一样!哈尔选择的下一个寄生体是男性体,虽然她相信以杰夫利的人品绝对不会抛弃自己退化了的寄生体,但心里还是没底,于是选择了住在自己家附近的一对夫妇家的碧尔亚种男孩做为下一个寄生体,名字叫阿诺德。
退化后的哈尔不能理解自己怀孕的事实,也无法接受杰夫利,趁着杰夫利睡着没看住的功夫跑出来迷了路,被阿诺德的爸爸发现,让阿诺德去找杰夫利来。杰夫利惊慌赶来却怎么也劝不回去,哈尔追着air car跑进了工地被挖掘机撞了个粉碎,母子双亡,死状非常凄惨。。。阿诺德也在现场看到了这一切。
后记:
各位,大家好。如果是第一次看我书的人,那么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啦。
这次的题材是比较严肃的。虽然这样说,不过还是加入了一些温暖人心的要素。
真是奇怪,本来是打算写出攻掐着受的脖子“杀了你哟”吵吵闹闹就像经典晨间剧那样的故事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不对,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没有看过晨间剧,所以我也拿不准真有那样的故事吗?
虽然再说下去就会有暴露原型的嫌疑,不过受方志田确实是有原型存在的,那就是我家老爸。父亲基本上都很少说话,无论高兴还是悲伤,不管刮风还是下雨,基本上都很沉默。就是这样的父亲,每年都会拿回家一大堆煮好的竹笋,说是公司的人送的。不过去年母亲悄悄跟我嘀咕说“你爸放在公司的锅丢了,就没拿竹笋回来了”,才知道煮竹笋原来是父亲。起初他把得到的生竹笋拿回家的时候,母亲说了一句“煮竹笋好麻烦”,所以他每年都会偷偷在公司煮好了拿回来。
父亲……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会说出来。他的想法常常会有让我感到难以理解的时候,倒也不会令人讨厌,于是就稍微用他作一下这次的人物原型啦。
爸爸,谢谢你,虽然你女儿写的是boy’s love!
如果万一被父亲知道了我的笔名,被他读到了怎么办?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的呀,这个人可说不准。不管怎样,就算被他看到,发现什么令人在意的地方,他也不是那种能够若无其事地说出“我看过了噢”的人。说不定会在父亲过世以后,从他的书架里面翻出所有我写的书。如果是在普通情况下,一定会呜咽着说“本以为父亲根本不在意我,原来他一直在注视着我啊”,在这种场合下感觉却有点微妙。不,大概哭还是会哭的但是……果然还是很微妙!总之老爸请一定长寿!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个而已。(这是在冲谁胡言乱语啊)
我到底要说什么来着……前几天我确实跟责编说过“正文反正都严肃了,就让我写个无聊透顶通篇装傻的后记怎么样,请给我一页面积吧”……对不起,人生总是免不了要换个方向看的。
这次也是一如既往地受到了多方的关照。
九号先生,非常感谢您为我画出了这么多很有氛围的插画!写的时候也一直在担心自己能不能写出像封面表现出来的感情那样精彩的故事,也非常期待能够成书。
被封面吸引而买了这本书的各位,还有因为“好久不见这人出书了就买一本吧”而拿起这本书的各位,也非常感谢你们。
希望这本书能让大家多少愉悦到就好了。
2010年1月
砂原糖子
担心的人并不只有真岸。站起身朝岸边走去,小霞一直神情紧张地屏息朝这边注视着。一看到虽然全身都在痛但安然无事地返回岸边的志田,立刻脱力般地瘫坐在了原地。
“小霞,衣服会弄脏的……”
没有修整过的河岸边满地都是石头,还有被冲上岸的枯叶和垃圾,很难称得上干净。但小霞完全不在意自己重要的衣服,就那样坐着把两手交握在胸前低垂着头。
“……太好了,先生没有被淹死……太好了。差点以为又会像爸爸那样……”
“……爸爸?”
志田不太清楚关于小霞父亲的事,刚想伸手去拍她低垂的肩膀,又因为湿淋淋的手而退缩了。这时站在小霞身后放下心来的男人也开口出了声。
“……小霞?”
大概是被自己造成的后果惊吓到了,脸上褪去了恶意的男人呆立在那里。
小霞突然抬起脸。
“小霞?”
猛地站起身来,小霞抓住身后的男人。
“你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啊!快点醒过来啊!”
“但是你……”
“我什么我啊!不要因为无聊的理由就做这种危险的事啊!人可是很容易就会死掉的!死掉就再也回不来了啊!”
小霞用尖利的声音嘶吼着,以殴打般的架势拼命推搡摇晃着男人,在怒气之下完全听不进对方的话。
“等一下,小霞……”
志田正要上前劝解,却听到小霞接下来说的话。
“我爸爸,爸爸他……就是为了救落水的我和我朋友才会死掉的!”

被真岸送回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上,志田正要下车,脚下的违和感令他弯下了腰。从车的另一侧传来真岸担心的声音。
“怎么了?身上哪里不舒服……”
“没有,是鞋底沾上了枯枝,身体没什么事。”
到现在才发觉到有几根枯枝刺进了左边的鞋底。大概是因为之前把小霞送回家的时候,光顾忙着向她母亲说明事态了。
把独生女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小霞母亲,连开店时间都推迟了。
因为小霞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没有把那个男人交给警察,但是如果之后发现有受伤的迹象还是会报警的。本来并没有打算伤到人的男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不过也不能轻易对他放松警惕。
“抱歉把你的车弄湿了。”
听到志田的道歉,真岸苦笑起来。
“这事儿你都道歉多少遍了啊,比起这个,没有受重伤才是万幸啊!”
“……这话你也说过好几遍了。”
刚才开始两人就一直在重复着相同的对话。
从出了小饭馆之后,两个人就为了不冷场而平常地接着话。因为双方都是忧虑重重,一到两人独处的时候,对话就开始打擦边球了。
在开往公寓的短暂路程上,真岸开口说道。
“小霞的亲生父亲,原来是为了救孩子们才去世的啊。”
“是啊,我听到的时候也很震惊。”
在河岸上听到小霞悲痛的告白才知道这件事情,在店里又从小霞母亲那里得到了证实。当时小霞正是快要上小学的年纪,和朋友一起在旧居附近的池塘边玩耍的时候不慎落水,父亲为了救这两个孩子耗尽了自己的力气,结果溺水而亡了。
女儿和别人的孩子,为了同时救起两个人拼了命呢,小霞母亲苦笑着说。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月,她才能像现在这样轻松提起这件事。
“但是……怎么说呢,我能理解。今天我在‘松乃’等志田先生回来的时候,跟老板娘聊了一会儿,也听她讲了关于她丈夫的事……确实是那样的人品呢。”
“是啊……是一位很善良的人。”
身旁点着头的男人,跟志田一起苦笑起来。
“是和志田先生很像的人的故事呢。”
“诶?”
“老板娘也说给人的感觉很像,所以女儿才会对你产生恋父情结吧。这么一说,多少有点这种感觉是吧?”
两人的年龄差也不像是父女,不过志田确实也考虑过,小霞在意自己大概是因为父亲的关系。
“话说回来,志田先生的那一点是真的呢。”
到达了志田的公寓,真岸一边按下电梯按钮一边说道。
“什么?”
“以前你对我说过的吧?如果很重要的人和不认识的人落水,会犹豫着不知道该救谁。我到底重不重要先放在一边,那家伙犹豫了半天,结果自己掉到水里去了。”
志田少有地大声极力辩解起来。
“不,不是犹豫!在河边的时候我也说过,是因为太突然了……”
“我觉得就是紧急关头的举动,才最能体现你的真实想法。无论对方是谁你都会一视同仁。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别的什么人,你都一定会犹豫。”
“……对不起。”
“你不需要道歉啊,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冷漠吧?你在河边不是也说过吗?那孩子也有父母会担心他。这一定是因为你的温柔,才会做出来的想象。”
“不是什么温柔……只是,想平等地对待……”
“站在中立的公正立场上?这是税务师的职业病吗?如果是这样……我也并不讨厌志田先生的这一点。”
真岸轻轻地喷笑出来。久违的这张脸,志田抬头看着真岸突如其来的笑脸,接着脸颊就被他的大手触碰了。
“不过如果水再深一点可能就会死掉了呢。”
从被指尖碰到的地方传来轻微的刺痛,在小饭馆里的时候老板娘说是擦伤,还帮忙消了毒。
本应是擦伤的原因,但是却感到就连被真岸碰到的地方周围也一下子升起了热度。志田走进电梯,觉得自己整张脸都涨红了,始终低垂着头。
总算到达了房间。走过客厅的时候不安的情绪也没有平息下来。志田把真岸留在原地就离开了。
“我拿衣服过来了,虽然不知道尺寸合不合适……”
“衣服就不用了,都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真岸干脆地拒绝了。志田本来是打算借衣服给他的,这时一下子失去了把他领进自己家的理由。
“我在这里等着,志田先生就请去换衣服吧。之后可以听我说几句话吗?”
真岸仿佛下定决心般地说道。志田无法拒绝。
志田已经听真岸说过是因为有话想跟自己说才来事务所的,知道志田去接小霞了,就立刻开车一直追到那里。
“不用了……我的衣服也已经快要干了。”
和真岸不同,志田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西装皱皱巴巴的样子很难看。现在整理仪容也没什么意义,志田只是把脱下来的西装上衣搭在了沙发靠背上。
“真岸君,请吧。”
志田的邀请并不是让真岸快说,而是想请他坐在沙发上,而真岸却连坐都没坐就开始说起来。
“志田先生,我已经从自己的立场清楚地确认过了。”
“确认?”
“关于那起事故,还有关于你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从审判上出过庭的居酒屋打工仔那里,还有从当时的律师那里,虽然他们并没有对我说很多,但我还是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我已经能够理解了。”
真岸笔直地看向志田,说出口的话令志田吃了一惊。
从那之后已经过去了五年,这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轻松就做得到的事。
“理解……什么?”
“那起事故的真相。和判决结果一样……不,老爷子也有可能是病死的。比起这个,最重要的是你不可能对老爷子见死不救,我已经确信了。你也不要再一脸不确定的表情了。”
从真岸坚定的声音里,可以体会到为了调查清楚被自己模糊化的事实,他不知经过了多少思考,付出了多么拼命的努力。
已经再也无法单方面逃避了。
“真岸君……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自信。那个时候……哪怕是一瞬间也没有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撞到人了呢’?我那时太着急了,非常着急……害怕妻子对我彻底失望,一心只想着尽快赶回家。”
说出了像铅一样堆积在自己身体里的真实想法后,嘴角自然而然地弯曲,薄薄的唇角笨拙地向上扬起,做出了苦笑的形状。
真岸微微瞪大了眼睛。
“你在笑。”
“诶……?”
“那个时候也是,判决之后……你就是那样笑的。我……那时为什么会误解你呢。”
志田被真岸突然伸过来的手臂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抓住自己已经歪掉了的领带下方的衬衫前襟,没想到却被整个人拉了过去。
志田莫名其妙地靠在环抱着自己的真岸胸前。
被抱住了,被这个本应憎恨着自己的男人。
“……真岸君?”
“我说过我已经确信了吧?你停下车了哦,不管多么着急,就算会被妻子怒骂,如果你感到了异样也绝不会逃逸的,绝对不会。”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我喜欢你。头脑顽固,又不亲切,优柔寡断……我喜欢这样笨拙的你。所以我相信你。不……是因为相信你,才会喜欢上你。”
仿佛在美梦中第一次听到的话语。就像一个舒适的住所,一个专为自己而准备的,量身定做的舒适住所,只要闭上眼睛就想一直在那里住下去。
志田两手放在真岸胸前,用力向外推开,真岸用责备的视线盯着他。
“志田先生,之前你对我说过喜欢我,那是在说谎吗?”
“说谎我也说不出那种话来。但是……我无法原谅自己,我没有资格和你在一起。”
对于志田来说,那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并不是心意的问题,自从认识真岸之后他就一直在意着他。
男人皱紧了眉头。
“那么我的心情就怎样都无所谓了吗?”
“……你的?”
“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心情,你要把它怎么办呢?为什么连我的感情也要被卷进你的赎罪里啊?也许是我的任性,但是……”
真岸已经直接得不能更直接。
“我来之前就想跟你说了,非说不可,所以才这样跑来见你。”
每一句都仿佛敲打在胸口上,令志田什么也答不上来。但是又有种强烈的意念告诉自己必须回答。
真岸一直紧盯着志田,可志田却一言不发。沉浸在失望中的男人开口问道。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等待志田回答的男人,紧盯过来的视线可怕地追逐着自己。但是又不可能让时间永远就这样停在此刻。
看着目光渐渐黯淡下来的男人,志田的胸口撕裂般的疼痛。
“真岸君……”
真岸要离开了,这样真的可以吗?自己的心也好,手脚也好,没有任何人能够束缚住。
他原谅了自己,相信了自己的清白,自己却伤害了眼前这个再次选择面对自己的男人,自己已经失去他也无所谓了吗?
真岸转过身,背朝着志田向走廊走去。志田的自问自答已经再也没有退路了。
“真岸君!”
就这样不明所以的开口了。
这份心情可以被原谅吗?想要这样询问的对象,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又必须阻止真岸,志田努力挤出词语。
“……星星”
男人回过头来,慢慢歪了歪脑袋。
“诶?”
“可以和我一起看星星吗?”
志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但他仍在极力地将自己的心情转化为语言。
“从我家露台上可以看到的天空很狭窄,看不到多少星星,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能跟我一起看看星星吗?”
审判时的事,还有那起事故,以及自己的来历,这一切真岸都假装毫不知情。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他是认识自己所以才来接近自己的吗?
出于什么目的。
自己对于当时那对兄弟来说,不应该是憎恨的对象吗?
“你是我喜欢的人。”
那样的话语,不可能是真的。
“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这不是能对着几年前就应该希望他比谁都更加不幸的对象做出的告白。
无论哪一句都不可能。不管这些话从记忆中浮现出多少遍,都像气泡一样破裂消失掉了。
从后往前追溯回去,就连最初打动自己的那句话,都没法说得通了。
“拜托您了!请让我在这里工作!”

“……这个是?”
在遇到信号灯停车的时候,真岸接过坐在助手席上的小霞递过来的一个信封问道。
挡风玻璃对面的天空染上了一片橙色。傍晚,真岸照例行驶在早已跑惯了的路上,把小霞从学校接送到家里。
受宠若惊接过来的薄薄的茶色信封里面装着一张票。
“是话剧会演的招待券噢,今天刚刚印出来的。虽然是免费入场但必须有招待券才可以看,所以……虽然还有点早,也想快点送给你。”
一向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小霞,突然听到她这么说真岸也觉得有点意外。把票捏在手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小霞鼓起了脸。
“什么嘛,你以为我是因为觉得受你照顾了才送给你的吗?”
“哪里,我只是在想,怎么这么懂事呢,才过了一个夏天你还真是长大了啊!”
虽然她的打扮完全没有改变。
直到现在伸手换挡的时候也会被从助手席上侵略过来的裙子蕾丝边刮得直痒痒,真岸早已经习惯了。
“呜哇!真失礼啊,这点程度我本来就可以做到好吗!你要这么说的话就把票还给我!”
“别别别,就让我去看看嘛,无论大小姐您演的是村民A也好还是尸体B也好!”
“喂喂!我演的当然是更主要的角色好吗!而且是非常重要的……”
“啊,信号灯绿了!”
真岸一边像说相声似的跟小霞抬杠,一边发动汽车随着车流前进,想着现在终于觉得和小霞的关系以及一起度过的时间都没那么糟糕了。
如果自己的心情发生转变,大概对方也会改变的吧。真岸把小霞给的装着票的信封夹进车窗上方的遮阳板里。
车子驶进了错综复杂的小路,到达了小饭馆的停车场。正要下车的小霞迟疑不决地开了口。
“因为是最后一次了所以还是告诉你吧,说实话,我还真没少被社团活动的女生们羡慕……说真岸很帅气噢,你在女高中生里还挺有人气的呢,虽然在我看来不过是个需要多加防范的善伪装分子。”
最后那句听着像坏话说起来却很撒娇。
跟平时不一样的小霞说着温顺可爱的话,令真岸感到有点害羞地歪了歪头。
“说这些还太早了吧,还没到九月份呢,嘛,虽然这个月只剩下两天了……”
“后天社团活动休息,所以实际上就只到明天了。你接送我就到这个月为止了。”
“……诶?”
看到真岸意味不明的反应,小霞嘟囔着说“果然你还不知道啊”。
“昨天晚上,先生来我家跟妈妈商量的时候我听到的。开学以后路上的人也会多起来了,如果有我一个人走的时候先生会来接我的。”
“什么啊……这事我完全不知道……”
“对我来说先生偶尔过来接我虽然很开心……不过,呐,真岸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会被先生给炒掉了啊?”
就算被小霞这么问,也没办法回答她。
♥ プロフィール ♥
HN:
hollycat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学生
趣味:
民謠、漫画、珈琲、猫
自己紹介:
宅•僞文青•恋旧
コーヒーに砂糖大量投入
その透明な嵐に混じらず
運命の果実を見つけ出す
愛しちゃダメ、恋しちゃダメ!

++++++++++++++++++++
石田彰•神谷浩史
松風雅也•櫻井孝宏
木村良平•逢坂良太
小野大輔•水島大宙

トジツキハジメ•三池ろむこ
中村明日美子•水城せとな
高井戸あけみ•穂波ゆきね
鳥人ヒロミ•九號•小椋ムク

砂原糖子•一穂ミチ•木原音瀨
榎田尤利•川井由美子•橘紅緒

++++++++++++++++++++
X:星昴
高達OO:洛提
DRRR!!:静臨
BRAVE10:幸六/才鎌
黑バス:青黄/緑黄
マギ:辛贾/斯芬缇特
ヴァルヴレイヴ:ハルエル
TOZ:スレミク

~Sweet Home~
++++++++++++++++++++
【糖果屋】120852620
【糖分依存症候群】120736473
♥ カレンダー ♥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ブログ内検索 ♥
♥ 最新コメント ♥
[03/12 月]
[02/11 樱]
[02/07 Neko]
♥ フリーエリア ♥
♥ 忍者カウンター ♥
♥ 忍者アナライズ ♥
♥ RSS ♥
♥ バーコード ♥
♥ P R ♥
♥ コガネモチ ♥

Copyright (c)ByebyeKitt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Kun  Material by MARIA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