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yebyeKitty
夢はつまり、想い出のあとさき......
Admin / Write / Res
[2]  [3]  [4]  [5]  [6]  [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翻译BY丁绮猫


 


ドラマCD収録現場から、メインキャストの皆様より、コメントをいただきました!


由主演人员送上的DRAMA CD收录现场Comment


新シリーズOVAもいよいよ発売になりますが、
これからの展開へ向けての意気込みをお願いします。


新系列OVA终于发售了,请各位为今后的发展鼓鼓劲吧。


 


関俊彦さん(玄奘三蔵役)
この後、OVAをまた録らなきゃいけないっていうのがあるので、それを良いものにしていければ良いなと思います。それに、聴いてくれるファンの皆様の支持が無ければ、こんなに長くできなかったと思います。
この後も僕らはだらだらやる準備はできていますので皆さんもだらだら応援して頂けると(笑)。
もちろん、一つ一つ力を入れて作っていくつもりなのでぜひ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在这之后肯定还会继续录制OVA,所以觉得这个如果能得到好反响的话那就太好了。还有,如果没有那些一直在倾听着的饭们的支持,也不会发展到这么长。


之后我们也会继续努力时刻准备着所以也请大家继续支持(笑)。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会倾尽全力去做的,所以请大家一定要支持噢。


 


保志総一朗さん(孫悟空役)
正直、どういう展開が待っているかはまだわからないです。
OVA
第壱巻の収録があったのは聞いてるんですけど、出番が無かったのでいまいち実感が無くて(笑)。TVアニメが終わってから結構経ってしまったので、映像としての動く三蔵一行に早く会いたいです。
原作のシリアスドラマCDシリーズが続いて、今回みたいなコメディ色が強い新しいシリーズも増えていったら良いなと思います。それと同時に映像も展開していったら嬉しいなと思っておりますので、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说实话到底会有怎么样的发展还不太清楚。


OVA1卷收录的时候也有听过,但因为没有出场所以也没什么实感(笑)。离TV动画完结也过了有段日子了,很想快些见到动起来的三藏一行的影像。


原作的正剧DRAMA系列还在继续制作,像这次一样喜剧色彩强烈的新系列要是也能多起来就好了。同时如果也能开展影像的制作那就更高兴了,那么以后也请多多支持啦。


 


平田広明さん(沙悟浄役)
この先の展開は、先生にかかっています。
OVA
については、この二人と違ってかける意気込みは半分くらいですかね(笑)。でも暫く絵の無い最遊記に慣れていたので、復帰第一作には八戒と二人で一本くらいがちょうど良いのかなと思います。


 


之前的发展全都多亏了老师(是指峰仓和也吧)。


关于OVA,跟这两人(果然还是在怨念三藏和悟空的戏份太多吧= =)不同的是,干劲也只使出了一半左右呐(笑)。但是由于这段日子都已经习惯了没有画面的最游记,复归第一作还能跟八戒两个人占到一部也觉得挺不错呢。


 


石田彰さん(猪八戒役)
平田さんもおっしゃっていましたけど、OVAは三蔵と悟空は1本ずつ。悟浄と八戒でまとめて1本というのはどういう事なんだって感じですよね。
きっと、これだけ言っておけば「やっぱりまずかったんじゃないかなぁ」という制作サイドの罪悪感も芽生えて、3巻目の悟浄&八戒編はDVD2枚組になるかと思います(笑)。
どんな形で皆さんのところに届くのか、期待して頂きたいです。
僕もアニメーションとして最遊記をやるのはすごく久しぶりになるので、早く順番が回ってこないかなと首を長くして楽しみに待ってます。


 


平田桑也已经聊到过啦,OVA是三藏和悟空一人一部。悟净和八戒加起来才一部,觉得这算怎么回事嘛。


希望听到这里的制作方可以产生“果然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呐”这样的罪恶感,第3卷就做悟净&八戒编DVD2枚组吧(笑)。


会以什么样的形式送到大家面前呢,敬请期待吧。


我也是隔了很久很久才能再做最游记的动画,能不能快点轮到我们啊,一直这样翘首企盼着呢。


 


関俊彦さん、保志総一朗さん、平田広明さん、石田彰さん、
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非常感谢!

PR
改名案。
2009.09.10 Thursday 雑记 01:25 - - by 砂原糖子


在新书的后记里,提到现在突然开始讨厌起自己的笔名了。
因为后记里面说了“如果在‘砂’和‘糖’中间插进去10个字左右也许就可以逃脱“砂糖”的诅咒了……”这样的话,于是设计者就很体贴地在封面上给我留了10个字左右的距离。(不是的,弄错了,这只是个偶然!)

恩~~这样离开一些距离,看起来就会比较像没什么联系的两个字了吧。

这难道是绝望先生的方式?(写成糸 色 望,这样就不会被读成绝望了)

诶,真是痛苦啊,一开始只是想把“砂”和“糖”当成单独的两个字而起的笔名。

写成“石少原米 唐子”的话,是不是就会把砂糖分开了?

不好,总感觉更加微妙了,这个到底要怎么读才好啊?

いししょうばるまい とうこ ?


注:这里提到的封面就是这本SLEEP
连麻雀也入睡的丑三时
2009.09.03 Thursday ねこ日記。 02:46 - - by 砂原糖子

深夜和MANU(砂原的猫)一起出去散步,看到樱树上有貌似麻雀的鸟类在睡觉。一开始还以为是“霉菌?有成块的孢子那样的东西在树上……”。(难道是娜乌西卡?)
仔细判断一下那把头埋在背上睡得正香的正体。全身都是灰色,也许是麻雀吧(汗|||)

(注——
娜乌西卡:宫崎骏作品《风之谷》中的主人公
丑三時:大约是凌晨2点到2点半左右。)
安眠
2009.09.02 Wednesday - 14:57 - - by 砂原糖子

“MANU”(砂原的猫)最喜欢枕头。一起睡的时候它就占掉九成,还要把脑袋一个劲地往角落里塞才可以安睡。那明明是我为了对付头疼专门买的枕头啊!

今天晚上因为头痛醒了过来,没想到它睡得那么舒服于是拍了这张照片。

寝子(和猫同音)…果然是擅长睡眠的生物。

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听这张。。。知道出了抓之后也没下,后来忍不住下了,却糊里糊涂地先下了2听完才找1来听= =+听得好纠结T-T
看穷鼠漫画的时候还感觉今之濑是个很强势的人,看完鲤鱼才发现这孩子脆弱得好让人心疼。。。
爱情就像两个人拉一根皮筋,先放手的还能全身而退,最后受伤疼痛的总是不肯放手的那个。恭一虽然优柔,却是个懂得放弃的人,对方不爱自己,也能立刻毫不犹豫地放手……
就像今之濑说的那样,可以让他动心的人有一大票,而今之濑就只有恭一,只能为这一个人失魂落魄,再没有比这更令人痛苦的事情了。
于是这场恋爱中,败北的注定是今之濑,无论他怎样挣扎,怎样执着,都只是更加凸显他的脆弱和寂寞罢了。
就算再怎么故作自信也无法掩饰,今之濑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恋爱不会一帆风顺,而相比之下,恭一这种人,说狡猾也好,懦弱也好,却总会活得轻松一些。
但是最后恭一到底还是舍弃了最轻松的活法,也不再一味推脱。
“无论发生什么,我的人生,不用你操心”,恭一终于成长为一个好男人了。虽然夏生说今之濑的人生因为缠上一个蠢男人而被毁了,但是今之濑,你成功捡到宝了噢,如果你能改改性子的话,这段业障般的恋爱也一定会圆满的吧~
恩,其实就算被伤害他也是乐在其中吧,因为是M嘛= =今之濑的不安,就只有恭一才能消除~
印象深刻的一段对话,很短,却是最能表现这两人性格的说~~
今之濑:没有你我会死的
恭一:你迟早会死的,有没有我都一样
虽然说着“可是另一半我也想要”的玉纪也很可怜,不过还是更心疼今之濑,所以就算私心也好,这次就请恭一来做绝对不会放手的那个吧~
在爱情这张砧板上,即使任对方宰割,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幸福……
你是我预备中的冬天吗?你是从那边绚丽街角的老杨树上飘落的第一片黄叶子吗?你是我的影子吗?
你是长的夜,长长长长地当我从梦里惊醒看到月光钻进我的窗铺展一片温柔像一地白霜的沉默着惊喜的夜吗?
还记得我拖着鼻涕红着眼睛对你抱怨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远着呢的时候吗?圣诞节没有下雪,我送给你的相框还一直摆在窗台上吗?也许不小心把它弄丢了吧。
你是一整个冬天一直站在我家门外的雪人吗?你是从大门口的信箱到房门前的台阶雪地上那一串长长的脚印吗?你是在任何时刻想起来都那么温暖亲切的旧时光吗?
你是放在抽屉里那张微微有着划痕的CD吗?你是我夹在字典里那只断翅的蝴蝶吗?夏天里它会在明媚的阳光下跳舞,现在却只能藏在这里沉睡着回忆,那属于它的一季。墙角厚厚的积雪下,青蛙在它的洞穴里睡着了,梦里有一个念着压韵独白的寂寞春天。
你是信箱里那封忘记了贴邮票的信吗?你是一小截木头铅笔吗?你是中学二年级被小刀刻在课桌上的那半句告白吗?还是,你是走廊墙上参差班驳的掉光了叶子的枝桠投下的树影呢?
预备中的冬天,有温暖的火炉,一包梳打饼干,半块咸香的熏火腿,一本厚厚的普鲁斯特和一杯浓浓的热奶茶。恩,还有一个你……

2005.10.18 深秋
这次的吻不像方才那样粗暴,温柔而缱绻,学习能力很强的米库里奥也终于适应了呼吸,开始笨拙地回应他挑逗的舌尖。

再次分开的唇角牵出长长的银丝。

“米库里奥是香草冰淇淋的味道呢。”

斯雷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意味深长的舔了下唇角。

米库里奥微红的脸颊迅速涨红,好像被开水烫过一样。

“……呐,可以吗?”

把手放上那总是规规矩矩包裹着白皙颈项的领口,斯雷再次向米库里奥确认。

这次并没有避开视线,紫水晶似的眼睛邀请般地仰视着斯雷。

“……嗯。”

微弱的声音仿佛信号一般,斯雷的手指灵活的解开那些繁复的衣扣。

水天族柔韧的身躯渐渐袒露在室内微凉的空气中,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月白色。

从纤细的锁骨,到胸前的蓓蕾,再到腹部凹陷的小坑……在斯雷唇舌执拗的爱抚下,米库里奥忍不住发出啜泣般的声音。

吻到腰部的时候,感到身下的人明显颤抖起来。

“米库里奥的腰特别敏感呢。”斯雷一边调笑一边继续攻击腰部附近。

“……才……才没有特别……啊!”

伴随着斯雷的轻咬,米库里奥发出一声惊呼。

“明明就有,每次一被我挠这里,你马上就投降了。”

米库里奥失去了抗议的余裕,光是忍住不发出羞耻的声音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斯雷的吻一路下滑,停在身体的中心。

没有任何预兆的,感到下体被温热的口腔包裹住,米库里奥慌忙按住嘴角,吞下险些出口的呻吟。

“……斯雷……快停下!不要……舔那种地方……啊!”

断断续续的发出哀求,米库里奥挣扎着想要逃出他的禁锢。

斯雷轻易就制止了他往上爬的动作,有力的双手牢牢钳制住纤细的腰肢。

“……呜……”

这是在书上也没有看到过的异常举动,斯雷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来?无法逃离的快感不断侵蚀着脆弱的神经,米库里奥脑中一片混乱。

“……呜啊!”

不知被这种难以忍耐的刺激苛责了多久,终于呜咽着释放在他口中的时候,米库里奥已经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了。迷迷糊糊中看到斯雷的喉结上下移动,猛然意识到他把刚才的液体吞下去的时候,这才清醒过来。

“你在干什么啊!快吐出来!”

“才不要。”斯雷笑着舔了舔唇角,一脸回味无穷的表情,“很美味哦,不愧是水之精华。”

连感到羞愤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他抱住两脚抬了起来,刚刚释放过的敏感身体,又被他从脚趾一路向上吻到腿根,落下无数淡红的印记。接着手指侵入体内的异物感,令米库里奥只能连续发出惊呼。

手指在内部灵活的动作,斯雷有点粗糙的掌心覆在分身上。前后同时被逗弄着,米库里奥感到体内发生的明显变化。

根据书上的讲解,天族虽然不会主动产生性欲,但在外界刺激下进入发情状态的话,身体就会发挥自身原有的属性,主动配合对方的行为。

极具柔韧性和包容力的水属性,正在渐渐显现功效。吞进手指的地方,正随着手指的进出变得柔软湿润,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

不想再听到这样羞耻的声音,米库里奥急切地想要他快点结束这种行为,抬起被他架在肩上的两脚轻敲着催促。

“……嗯……已经……可以了……”

“我也……快忍不住了……”斯雷的语气中渐渐失去了余裕。“米库里奥也来……摸摸我的……”

不知该往哪里放的手被引导着抚上他结实的下腹,战战兢兢的向下探去,那里正昭示着他贲张的欲望。

这就是斯雷的欲望,是自己引发了他如此的欲望吗?一想到这里,米库里奥的脑中升起陶醉般的快感。

在他纤细的手指笨拙的爱抚下,从斯雷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

“……米库里奥,我……我想快点进去你里面……可以吗?”

米库里奥恍恍惚惚的抬起视线,斯雷的表情看起来如此苦闷,额上布满汗水,仿佛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煎熬。

“我……没问题的,如果是斯雷的话,我一点也不害怕……”

话是这么说,可是当超出手指数倍质量的分身进入体内的时候,强烈的压迫感还是让米库里奥发出高亢的悲鸣。

“……米库里奥的里面……好舒服……”

被柔软潮湿的内壁包裹着,斯雷难耐的喘息。

“抱歉,我……可能会有点控制不住……”斯雷艰难的维持着静止的姿势。

“如果觉得痛的话……要告诉我哦。”

米库里奥伸出手臂缠绕上斯雷的背部,默默抱紧了他。

仿佛得到了信号一般,斯雷开始缓慢的移动腰部。

“……嗯……嗯……啊!”

随着逐渐加速的抽插,听到下体传来仿佛拍击水面般的啪啪声,米库里奥发出细碎的呻吟,眼角渗出泪水。

“米库里奥……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吗?”耳边传来斯雷夹杂着粗重喘息的声音。“如果这种表情……被别人看到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发狂呢。”

耳边感到一阵湿热的吐息,米库里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是出自斯雷之口。

“米库里奥不是想知道……我都是……怎么解决的吗?”斯雷的声调里失去了平日的明朗,越发沉重起来。“我就是……想象着你现在的样子……一边……想象……一边一个人解决的哦……”

泪水扑扑簌簌地落了下来,说不清是出于不堪忍受的快感,还是对一反常态的斯雷的恐惧。

“不要……不要再说了!”米库里奥哽咽着挤出声音。

“斯雷……跟平常……不一样……,变得……好奇怪……”

斯雷停下了动作,双手撑在地上略微起身,注视着哭得一塌糊涂的米库里奥。

“米库里奥……在哭吗?被我做这种事,害怕我了吗?”

虽然心里充满了不安,听到他这样问,却还是拼命地摇了摇头。

斯雷安心似的叹了口气,轻轻吻去米库里奥眼角的泪水。

“跟喜欢的人做这种事,心愿终于实现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变得奇怪啊……”

终于明白了他一直以来都在烦恼什么。

“我很害怕啊……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对你的欲望而凭魔化……”耳边响起斯雷痛苦的声音。

“不……不会的……”米库里奥加重了手臂的力气,更紧的抱住斯雷的臂弯。

“斯雷绝对不会凭魔化的……我……相信斯雷……”顺着斯雷让他把脸埋进自己的胸口,米库里奥轻声的说着。“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斯雷变成那样……”

赤裸的肌肤紧贴在一起,感觉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即使一言不发,也比平时能从对方身上读取更多。

斯雷重新开始了腰部的律动,一次次被有力的贯穿,米库里奥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声音。

“……唔……啊、啊……”

腰部不受控制地迎合着斯雷的动作,身体好像快要融化成一滩水似的,脑子里越发变得奇怪起来。

这种拷问般的煎熬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米库里奥隐约觉得斯雷好像还要很久才能结束。

“……斯……斯雷……你……还没好吗……啊!”

强忍着如潮的快感侵蚀,米库里奥催促般的发问。

“抱歉……再忍耐一下……”

斯雷的声音里越发失去了余裕。

“嗯……嗯……你……快点……呜呜!啊!”

体内敏感的部位被反复戳刺,米库里奥感到全身连脚趾尖都在颤抖。

“不……不行!……不要碰那里!”

斯雷却好像发现了很好玩的事情一样。

“怎么啦?这里不是很舒服吗?看,小米库又站起来了哦。”

“不……不是……”米库里奥急得带上了哭腔,“不……不行了……要、要出来了!”

“什么?什么要出来了?”斯雷故意装糊涂的样子简直可恨。

“……是……是真的……要出来……出来了……呜……啊啊!”

“尽管出来给我看就好啊,我想看米库里奥……噗啊!咕噜咕噜咕噜……”

斯雷还没等说完,就被一股强烈的水流自下而上的击中了。巨大的水球包裹着他浮在半空,大量的水流猛地涌进鼻腔。

这……该不会是米库里奥的天响术吧,实际亲身体验一下,还……真是……不得了呢……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斯雷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
事后请返回loft继续观看_(:з」∠)_
≪   前のページ
♥ プロフィール ♥
HN:
hollycat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学生
趣味:
民謠、漫画、珈琲、猫
自己紹介:
宅•僞文青•恋旧
コーヒーに砂糖大量投入
その透明な嵐に混じらず
運命の果実を見つけ出す
愛しちゃダメ、恋しちゃダメ!

++++++++++++++++++++
石田彰•神谷浩史
松風雅也•櫻井孝宏
木村良平•逢坂良太
小野大輔•水島大宙

トジツキハジメ•三池ろむこ
中村明日美子•水城せとな
高井戸あけみ•穂波ゆきね
鳥人ヒロミ•九號•小椋ムク

砂原糖子•一穂ミチ•木原音瀨
榎田尤利•川井由美子•橘紅緒

++++++++++++++++++++
X:星昴
高達OO:洛提
DRRR!!:静臨
BRAVE10:幸六/才鎌
黑バス:青黄/緑黄
マギ:辛贾/斯芬缇特
ヴァルヴレイヴ:ハルエル
TOZ:スレミク

~Sweet Home~
++++++++++++++++++++
【糖果屋】120852620
【糖分依存症候群】120736473
♥ カレンダー ♥
02 2020/03 0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ブログ内検索 ♥
♥ 最新コメント ♥
[03/12 月]
[02/11 樱]
[02/07 Neko]
♥ フリーエリア ♥
♥ 忍者カウンター ♥
♥ 忍者アナライズ ♥
♥ RSS ♥
♥ バーコード ♥
♥ P R ♥
♥ コガネモチ ♥

Copyright (c)ByebyeKitt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Kun  Material by MARIA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